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捡个boss回家去 > 第22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aoshuo333.com
    第二百二十七章——完美落网

    “我没有怜悯你,只是你流这么多血,会死的。”黎媚雪吃力的想要将右腿跪到地上去,却被席景生扶住了。

    “别对我这么好。”再过一会儿,密集的枪声会将他打成筛子,黎媚雪是个孕妇,要是看了这样的场面,怎么可能会不留下心理阴影?席景生预见了自己的未来,忽然间就不想让黎媚雪再救自己了。

    “老实说,你和舍妹有八分相像。”席景生低下了头,颇有些神伤。

    “谁再靠近一步,我让她下地狱!”席景生冲着门外吼道。

    果真有点效果,刚才还往前推进的步伐,此刻全都停驻了。

    石英石手表上的分针指向五,席景生有些焦躁不安,他恐怕拖不到那么久了……

    “啊……!”黎媚雪惨叫了一声,冲着席景生眨了眨眼睛。

    “都他妈别过来!”席景生抬起头,深邃的眼眸里映着黎媚雪那张稍显稚气的脸庞。

    “还差两分,你少了她的灵韵,她的眼睛像夜空的星星,永远包藏着万象。”被鲜血染红的手指轻轻抬起,指着黎媚雪,道:“而你,更像太阳,没有一点世故的样子。”

    “你,是不是会死掉?”好悲伤的感觉,黎媚雪努力的压住自己心里的那点心酸,原来席景生一直拿她当作妹妹一样对待。

    “我妹妹喜欢杂技表演,她最爱翻跟斗,叠罗汉。从小就跑江湖,看遍人间冷暖。你们中国人,讲感情,讲情义,倒是对谁都掏心掏肺。”席景生笑了笑,回想起往事,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那丫头要是还活着,比你狡猾了不知多少倍。”可那个小丫头,最听席景生的话,哥哥让她往东,她绝不往西。

    “你不是中国人?”黎媚雪盯着席景生的浓眉大眼,狐疑的问道。

    “你出去吧,就说,我投降了。”席景生用力的从黎媚雪的身上撕下了一块白色的布条,“拿着这个出去。”

    时间到了,该撤下去的人,都撤了,余下的,会不会被抓,都是运气问题了。

    “我投降!”席景生大声朝屋外喊道。

    “孬种,还以为他是一个多有骨气的人呢。”路见仁在林引岸的耳边补充了一句。

    黎媚雪缓步走到门口,打开了门,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她。

    “不要伤害他,他没有做伤害我的事情!”黎媚雪诚挚的对林引岸道。

    那一刻,林引岸箭步冲到了黎媚雪身边,一个公主抱,将黎媚雪抱走到一旁去了。

    “丫头,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很好,他们也没有伤害我,我肚子里的小宝宝也很好。”黎媚雪不忍的看向那个房间,席景生被拷上了手铐,被他们押着上了飞机。

    临上飞机之前,席景生冲黎媚雪笑了笑,和以往阴沉的气势不同,这个笑容,显得比较邪魅。

    林引岸顺着黎媚雪的目光看去,陡然看出了席景生眼神里的些许不同。那可不是简单纯粹的照顾,复杂的笑容里,分明藏着爱恋的意味!

    “丫头,你在看什么?”林引岸的语气重了一分,眉宇间流露出淡淡的不满。

    “他会被枪毙吗?”黎媚雪回过神,语气里有些哀伤。

    “也许吧。”按席景生劫持人质的罪名,罪不至死,但要是按他贩毒的事情来算,枪毙个几十回都不为过。“你很担心他?”

    “没有,没有的事。这些天,他对我很照顾,除了不能踏出这个院子,其他的都很好。”黎媚雪转过身,大步的跟着前面的人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岸哥,你有情敌了啊!”路见仁挑了挑眉,用手肘碰了碰林引岸的手肘。

    “滚。”林引岸不悦的斜睨了路见仁一眼。

    连路见仁都看出了席景生对黎媚雪的心意,他又不傻!

    只是,小丫头春心萌动了?不可能,丫头对席景生,大概只是感激!只是感激!

    黎媚雪如今也是几个月的身孕了,肚子逐渐鼓起来,这些天脚还水肿了,要不是那个医生常常来看她,给她准备了一些孕妇吃的东西,也不知道如今,她是什么样子。

    走到大门口以后,黎媚雪的眼里顿时有些温热!哪里有席景生说的什么迷宫什么陷阱,明明就是大理石铺就的梯步,一阶一阶蜿蜒向下,梯步两旁还种满了郁郁葱葱的大树!

    “这里有陷阱吗?”黎媚雪回过头问道。

    “什么陷阱?”林引岸紧盯着黎媚雪的脸庞,不明所以。

    “我上山的时候,倒是看到了一些捕鼠器,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陷阱。”路见仁想了想,要是那玩意也算陷阱,坑道岂不是算大大陷阱了。

    上当受骗了!席景生的谎话说的真是顺溜,连地雷这些都编出来了。难道他就没想过,有朝一日,媚雪会下山吗?

    算了,他也就是编个谎吓吓她而已,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走吧。”黎媚雪缓慢的往前走着,心事重重的。

    “丫头,上飞机。”林引岸指着不远处的平台,那里停着一架迷彩色的直升飞机。

    “那,不是部队的吗?”黎媚雪抬头问道。

    “是,是岸哥费尽心思才借来的。”路见仁接了一句。

    这些天,林引岸明显瘦了一大圈,媚雪这个丫头怎么就不问问岸哥呢!

    “岸哥这些天,茶不思饭不想,费尽心思来找你,你看看,都瘦多少了!”路见仁环胸说道。

    黎媚雪这才转过头,细细看着林引岸面上的每一分变化。

    “大爷,你瘦了。”

    盛夏的天气十分炎热,黎媚雪只感觉林引岸很劳累,说不出的劳累。

    “你不在家,肉会自己跟着你跑。”林引岸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俩够了,要腻乎就回家去腻乎。”路见仁的鸡皮疙瘩都起来,耸了耸肩,往直升机的方向走去了。

    见证了林引岸对黎媚雪的真情,路见仁止不住的摇头。

    情字难写,可大部分的人都会被这个字所迷惑。不是一见钟情就是情,得白头到老才能算是一份圆满的情。

    林家,黎家二老准备了一顿丰厚的晚餐,他们自己种在草坪上的蔬菜都结了果。

    见到黎媚雪平平安安的归来,二老十分欣慰,黎妈妈更是喜极而泣,抱着黎媚雪就不撒手了。

    “丫头,你平安就好,平安就好。”黎妈妈不住的念叨着这一句,眼泪却像是开闸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妈妈,我很好,你看,我没掉肉,你的外孙也好好的呢。”黎媚雪轻轻拭去了黎妈妈脸上的泪水,儿行千里母担忧,黎妈妈都这把年纪了,还要受这样的刺激。

    “好好好。我的丫头平安就好。”黎妈妈拿着林引岸递过来的纸巾,不停的擦着自己的眼泪。

    “妈,不要哭坏了身体。”林引岸温声道。

    黎媚雪听了林引岸对黎妈妈的这个称呼,着实有些吃惊,看来,她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黎家二老和林引岸的关系,提升了极大的亲密度。

    为了庆祝黎媚雪平安归来,纪凯峰特意开了一瓶香槟,给黎媚雪助兴。

    “干!”纪凯峰率先举起了高脚酒杯,和林引岸碰了碰杯子。

    “岸哥,你这段时间实在是太辛苦了!”纪凯峰一饮而尽。

    “没什么辛苦的,我老婆平安回来,已经很满足了。”林引岸也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若说辛苦,林引岸知道,最辛苦的,就是关同刚和林玄江了。

    林玄江这段时间休养的不错,恢复的也还可以。只是,为了这次行动,差点搭上了自己的儿媳妇,他和林引岸达成了一个协议,如果要配合行动,还有调动这些力量去援救黎媚雪,就得回林家。

    所以,过了这个宁静的夜晚,林引岸还是得回林家去。

    “媚雪现在有了宝宝,就得早点休息,你们慢慢喝。”林引岸举起了酒杯,和他们碰了个杯。

    “我们懂,都懂!”路见仁坏笑着说道。

    “岸哥,别忘了,不要太晚,明天一早,还得去林……”

    “就你话多!”林引岸瞪了纪凯峰一眼,堵住了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纪凯峰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多了。连忙打了打自己的这张嘴。

    林引岸搂着黎媚雪上了楼,心中所想的事情和他们不一样,黎媚雪没有得到林修永的认可,但是既然答应了林玄江,他绝不会食言。

    只是,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和黎媚雪说这些事情。

    屋内的温度刚刚好,黎媚雪换了一身清爽的睡衣,精神状态还不错。

    林引岸将头抵着她的肩上,双手环住了黎媚雪的腰。

    “这些天,我想你想的快要疯了。”林引岸富有磁性的声音十分好听,跟蜜糖罐子简直一般无二!

    “我也是。”黎媚雪握住了林引岸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温热的感觉,家的感觉。

    撇开林玄江和关同刚所说的那些事情,林引岸真想带黎媚雪去远走高飞!

    “媚雪……”林引岸低声的唤道。

    这个季节的栀子花开得不错,浓烈的香气袭来,令人神清气爽。

    屋内纠缠不休的两个人,浓情蜜意,说着一些十分关心对方的话,两颗心贴近了跳动着,希望彼此能够永远都不分离。

    “明天,我得去别的市里出差,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林引岸拥着黎媚雪,低沉的声音像催眠曲似的。

    “那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黎媚雪闭着眼睛,昏昏欲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