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乐芳菲 > 第195章 完结
    

    清露台旁边的避雨殿里。

    乐芳菲和阿治在里面说话,外面宴会依然热闹,两个人的小世界却是另一番惬意。

    说了一会话后,阿治看了看天色:“天色晚了,宴会还要继续,清露台的夜露太重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乐芳菲问:“那你呢?”

    阿治:“我也要回去休息了,不陪他们闹了。我后天去找你。”

    两人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辰,阿治送乐芳菲从侧面出门,却在门口遇到了走过来的南亲王和元念。

    南亲王瞧见他们两个只是淡淡一笑,元念却是皱了眉头。看来元念还是对天子不开后宫感到不满,不过没用了,反正他之后又要离开帝都。

    乐芳菲对他们行了礼,并没有多说什么便退下了。她并不会因为元念对她不满就同样对元念不满。元念是臣子,有他要尽的本分,再说元念也没有强行要求天子开后宫嘛,嘴上说说的不值得记仇。

    回到了翁主府,今天童玺和丁卯也留宿这边。

    乐芳菲洗漱后换了衣裳,但是仍然没有睡意,便去找了童玺一起喝酒。鲜花酿的酒,阿治送她的,听说是南方的贡品。

    “皇宫可真大,跟我上辈子见过的那座宫城差不多。宝物好像也更多,清露台太奢华了。”

    “阿治说,等我们成了亲,可以不住在皇宫,他还有一座行苑,那里比较皇宫小,住起来更舒适。他还说,我们可以私服住在四贤斋,四贤斋周围现在已经布置了暗哨,住在那里也很安全。”

    “呵呵,他这个天子做的真的是自由啊...权力和自由,好像总是相对的。”

    “你呢,以后是跟着我,还是留在四贤斋?”

    “我要留在四贤斋,做一个自由人。再说了,我还有一座山头要打理,每天都少不了我。”

    “嗯,阿治说明年如果有机会就带我出海溜一圈。”

    “记得带上我,我还没见过这里的大海。”

    日子又过了几天,阿治那边送来了好消息,说是找到王瑞儿的家人了。

    当初北梁陷落,王瑞儿的姑姑带着家族的孩子逃出,一路辗转来到了天子属地。他们投靠了王氏在天子属地的本家,王瑞儿曾经以为是帝都王家或环镇王家,但结果并不是。后来,乐芳菲托了阿治帮忙调查,直到现在才有结果。主要是王是大姓,姓王的人家太多了。

    好在,终于是找到了。那户人家住的地方是个小城镇,距离帝都还好不算太远。

    乐芳菲陪着王瑞儿一起去认亲。

    王氏本家在天子属地的发展不如当年梁国的王氏家族,本家人口不过几户,人数加起来才几十口,还好族里尚有一些田产,总比普通百姓好过一些。本家的族长是一位教书先生,持身正名声好。在王瑞儿的姑姑带人投靠的时候,本家族长一力承担留下了他们。后来王瑞儿的姑姑用剩余的钱财买了住宅和田产,他们便在那个小镇生活了下来。

    王瑞儿小时候也算是她姑姑带大的,当两人相见的时候,两个人都忍不住大哭了一场。为她们自己,更为死去的族人。

    为了给王瑞儿撑腰,乐芳菲给小镇当地的官府打了一声招呼,大意就是多照顾一下王家。她没有做得太高调,只是送了拜帖,只要管事儿的人心里有数就行了。

    日子过得很快,眨眼便到了乐芳菲封后的那一天。

    从天未亮就开始,乐芳菲完全听凭摆布。宫里派了人来,宗亲派了人来,南亲王派了人来...很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乐芳菲喜帕一盖,统统不用管。

    当乐芳菲坐在皇宫的那张大床上,当阿治挑起盖头,乐芳菲心里想得不是皇宫不是天子,她眼里看到的只有阿治。

    乐芳菲想象过皇宫里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但当她真的住进了大元皇宫的后宫里,才发现这里跟梁宫确实很不一样。

    阿治的后宫目前就乐芳菲一个女主人,但是大元后宫里还有许多其他女人,什么太后啦,太妃啦,太太妃啦...理论上,乐芳菲不需要每天都去跟太后请安,但是她太闲了,就常常去找后宫的这些长辈们去玩。

    阿治已经成年,按照礼制他应该天天都去上朝了。只是他本就不打算亲政,于是就跟内阁和辅政处商量了一下,以后每五日上一次小朝会,每十日一次大朝会,平时的正事仍按照原来的送内阁和辅政处商议处理。

    毕竟天子刚成年,乐芳菲和阿治也才刚新婚,两人还是老老实实在皇宫住了几个月。当然,中间他们微服私访也没少了。

    又翻过了年,阿治兑现承诺,带着乐芳菲去海上玩了两个月。本来他们还想在外面多玩一些日子,但意外发现乐芳菲怀孕了,两个这才不得不返回了帝都。

    十个月后,乐芳菲和阿治的第一个儿子诞生。在之后的岁月里,他们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六个孩子全都平安长大。有人说,引入了外来血液后,大元皇室嫡支单传的魔咒终于被打破了。

    乐芳菲和阿治住在皇宫的日子很少,他们更喜欢住在行苑,他们的孩子也是在行苑长大。他们常常离开帝都,四处旅行,后来还带上了他们的孩子。

    也许是受到父母的影响,乐芳菲的小儿子竟然跑出去做了一名行走四方的侠客。

    每次想到那个不着家的侠客儿子,乐芳菲就会埋怨童玺:“都是你写的那些武侠话本影响的,否则他怎么会跑去做什么行侠仗义的侠客。”

    童玺却是大大摇头不赞同:“这可不怪我,应该怪你让丁伯教他武艺,他从小听丁伯的故意,最是崇拜丁伯年轻的时候,他都打遍帝都无敌手了,可不就跑出去祸害别人去了。”

    后来,乐芳菲又去过清露台很多次,只不是参加宴会,没有那些奢侈的摆设,没有客人陪同,只有她和阿治两个人。两个人肩并肩坐在皇宫最高的清露台,看星星看月亮,你侬我侬。

    对于乐芳菲来说,少时多坎坷,后来更幸福,还好没有放弃过。

    (全文完)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shuo333.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