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悠闲的旁观者 > 第四十章 好了
    《悠闲的旁观者》来源:https://www.xiaoshuo333.com
    

    最快更新悠闲的旁观者最新章节!

    在播放电视剧的时间段内插播的新闻,自然肯定是热点头条。

    因此张母只是皱了皱眉,耐心等着新闻过去,没有选择换台。

    “现在插播最新消息:经过长时间的坚苦奋战,科研人员终于攻克了‘乔家墩’病毒,最新研究出的特效药剂将会大规模批量生产,与此同时,本台派驻北辰宫的记者也传来好消息,天子用过药之后,身体已经好转,近日将会回国……”

    楼梯上的郑善听完新闻,微微一愣,随后迈步上楼的同时轻声道:“鬼门关终究是过去了!”

    转角来到画室,张如真正伏案而作,手上画笔不停,如行云流水,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郑善悄悄来到张如真身后,偷偷看去,却发现张如真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在赶稿。

    画稿上呈现的是一栋别庄的远景图,图中的庄园里遍地花开,远处雾隐群山,空中升起缈缈炊烟,隐约可见一个小人在花丛中扑蝶。

    郑善愣住了。

    不知何时,张如真察觉到身后的存在,头也不回的问:“喜欢吗?”

    郑善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后,上前一步,双手从张如真腰侧一绕,紧紧的抱了上去。

    张如真停下画笔,以免坏了画稿。

    郑善道:“我很喜欢!”

    “真的?”

    郑善道:“当然是真的,不过?”

    “嗯?”

    张如真眉毛一扬。

    郑善一只手摸到画稿上,说:“不过,要做到这个地步,我得加把力才行,要不然土地局可不会把这么一大片地卖给我。”

    图中的庄园少说也有几十亩,想买下这么一大片的土地来建庄园,可不仅仅是有没有孔方兄的问题,至少身上得有个铜钟或者铜鼎才行。

    在天朝,钟予有功之士,鼎奖进步之学。

    单纯从商的话,赚再多钱也不可能拥有像叶家的三圣庄那样的私家庄园的。

    在天朝,私家庄园通常意味着其人贵不可言有无双财势。住在里面的最少也是一代学界高峰,强一点的可能是最近退休功勋卓著的一州州牧,更大的可能是传承数百年的一郡望族。

    强如郑善的老师,曾任一校之长,拥有“九鼎”的杨降,也没想过去拥有这样的庄园。

    由此可见,建一座如此规模的庄园可不是一件小事。

    但在郑善嘴里说来,却像是“加把力”就能做到的事,别人听到,肯定以为是在吹牛,张如真听了,却点点头,道:“慢慢来,我们先把中间的屋子修好,怎么样?”

    郑善明白那栋房子正是他家正在修建中的那一栋,他点点头:“房间的装饰也交给你!”

    “嗯!”张如真眯起眼睛,一副还用你说、包在我身上的样子,说:“我已经想了几套方案了,到时你得和我一起参详。”

    “好!”

    “正好,我现在就拿给你看看……”

    说着,张如真就要起身去拿放在一边的设计稿,但郑善没有放开他的打算。

    “别急,让我好好抱抱!”

    张如真听罢,安静下来,贴着郑善的脸渐渐泛起动情的粉红。

    良久,张如真幽幽的问道:“丸子,好了吗?”

    郑善说:“没事了!”

    人还是一动不动。

    画室外,看到这一幕的张母悄悄的退了出去,心里纠结着可千万别未婚先孕啊,我虽然想着早点养个孙子玩玩,可没结婚就……很丢脸啊。

    下到客厅,张父刚好从外面进来,张母朝他招了招手,张父心里一慌,脚下一滞。

    张母瞪了他一眼,道:“快点,磨磨蹭蹭什么呢?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

    张父确认身上没有烟味,张母也不像是找他麻烦后,问道。

    张母坐了下来,用商量的语气对张父说:“你看,长元也算是大学毕业了,这会儿也正好有空,我们要不要和他提一提,干脆趁着现在有空,把婚事操办起来?”

    张父一听是这事,立刻放松下来,一边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一边说道:“怎么突然提这个,长元不是说等明年如真毕业再办吗?”

    张母愁道:“我这不是怕他们先搞出人命来嘛!”

    “这……”张父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心想才这个点他们就……

    啪!

    张母一巴掌抓到张父的身上,“跟你说话呢,看什么看!”

    “没什么!”张父正经的说:“我觉得很好啊!”

    张母顿时火了:“好什么好!大着肚子结婚像什么!”

    张父赶紧解释说:“不是,你理解错了,我是说结婚好啊!”

    “既然这样……”张母收起脾气,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那你去和长元还有如真谈谈!”

    张父不解道:“为什么是我去说?和如真谈还是你这个当妈的出面合适点!”

    张母说:“还不是如真这丫头和你这个当爹的亲……”

    张父露出笑脸,这确实是事实,“不过……”

    张母见他半天没有动静,眉头一挑,说:“怎么,不愿意?”

    张父连连摆手,赶紧起身,从张母身边路过,走向楼梯。

    “等等!什么味道!”

    当张父路过时,张母鼻子一阵抽动,立刻叫道。

    张父脸色一变,随即脚下一拐,从上楼变成出门,一边走一边说:“我有点事要找松老谈谈,那事明天再说!”

    张母脸色铁青,指着逃之夭夭的张父半天说不出话,最后恨恨的跺了一脚。

    “你躲,你躲,有本事在外面躲一辈子别回来,哼!”

    ……

    七天后,邶京。

    一大早,虞美像往常一样风风火火的赶到公司。

    今天,有人比她到的还要早。

    路过公司前台的时候,虞美看到两个身着玄色正装的男子正站在那儿,对着公司的招牌指手画脚。

    也许是听到虞美的脚步声,两人转过身来,见来人是虞美,他们脸色一喜,接着毫不客气的拦住了她。

    虞美眉头一紧:“两位,有事?”

    一人微微一笑,从另一人手中接过一张卡片,朝虞美递了过去,道:“在下齐良宇,太始创投合伙人,冒昧前来拜访,不知道时夫人能否拨冗一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