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红楼之山海志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卷罢六经卧看山(二)
    “小的永泰联社岭东分社二掌柜茅三徳见过巡察顾大人。”

    来人个子胖墩,圆头方耳,宽额阔嘴,一脸的和气生财,他上来作揖行礼,顾仝却很客气。他知道,永泰联社是侍从室调查处的马甲。

    而侍从室三个处,情报处负责藩属国和海外,跟枢密院那边配合密切;调查处负责各地案件的调查,跟刑部新成立的警政总署有关联;另一个统计处,顾仝只知道个一知半解。

    “毛茅掌柜深夜前来,有何要事?”

    “回顾大人的话,小的是为贾蓉‘色空庵’的案子来的。”

    “哦,”顾仝眼睛一亮,“毛掌柜的知道此案的内情。”

    “小的听到案发,就发动了人手。加上这件案子又搭连上我们一直在查的几件案子,所以很快就把内情查清楚了。”

    “还请茅掌柜的给本官解惑。”

    “回顾大人的话,众所周知,‘色空庵’是区府的家庙,涉案的空虚、空非、空自都是区老爷的女儿、侄女,因为自小不好养活,便出家拜佛,祈福延寿。但实际上,这三位尼姑并非区老爷的亲生女儿或侄女。她们是区老爷从南直隶、河南等地买来的一批女童,在扬州养了几年,再择优选了几个,认做养女、侄女,在府上打了转,然后送到色空庵出家。”

    顾仝一听,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你是说这色空庵跟文宣公府那边有瓜葛?”

    他这不是胡乱猜测,区府在任城、兖州如此权势,就是因为区老爷跟这一任文宣公是亲戚。结合各种迹象,很容易猜到的。

    “顾大人英明,一眼就看出根结所在。根据小的查出,色空庵是文宣公府在任城的一处淫-窝子。据查,空虚、空非、空自都是文宣公的禁脔,尤其空虚曾经最得宠。只是文宣公年纪大了,这两三年几乎没有出过文宣公府。倒是他府上的大爷、二爷、三爷等五六位,每年都会过来个五六回,说是上香拜佛,清静悟禅,一住就是三四天。”

    “据小的们查实,在东平和张家镇还有两处这样的家庙尼姑庵。只是那边路远,文宣公府的爷们去的少。靠着这份关系,区老爷颇得文宣公府的照顾,在任城和兖州地面上是呼风唤雨。”

    顾仝一时默然了,他熟知这段历史和公案。当年神武帝没有沿袭前汉唐惯例,赐封孔先师及其后裔。一直到了文宗皇帝年间,这位文治第一的盛世皇帝,终于下诏追谥孔老夫子为大成文德先师,供奉文庙。

    这个谥号却是取消了前唐“文圣”“先圣”的封谥,即安抚了文林儒生们,又遵循了神武帝不得封谥为圣的遗训,各退了一步。

    又封孔老夫子嫡传后裔为文宣公,受领兖州别驾,世袭罔替。太祖皇帝立新朝时,重新下诏册封了一遍。从前汉沿袭到本朝,文宣公府传袭了上千年,在兖州和岭东可谓是根深蒂固。

    只是大成文德先师大家都在拜,文宣公府在百姓们的口碑却不大好。

    首先前周偏安金陵,当时的文宣公跟着朝廷一起跑到江南,偏偏就落下几位嫡系子侄,说是供奉先祖香火。可这几位没多久居然主动迎奉了室韦人,然后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室韦人的赐封。

    文宣公宣称这只是几个“逆子”的个人行为,但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孔府的如意算盘,无非是看到室韦人气势凶焰,想两边下注。

    等到周室北伐,光复河山后,这些受伪职的孔府子侄非常干脆的“弃暗投明”。这些举动不仅为天下百姓不齿,就连士林儒生也觉得他们太丢读书人的脸了。不求你像守道公那样自-焚于紫薇阁,稍微有些骨气也行。可偏偏做出这些丑事来。

    因为这些民意,朝廷也下了狠手,把受伪职的家伙悉数赐自尽。然后又搜出私藏的书信,里面有南逃的孔府子弟跟北边通信,出卖军机政情,朝廷又毫不客气杀了一批。而文宣公似乎干干净净的,也被朝廷申饬了一番,降为文隆侯,以示惩戒。

    但到了本朝,太祖皇帝为了安抚民心,又恢复孔府的文宣公赐爵。只是经过数十年暗中打压,尤其是隆庆帝把跟文宣公府勾连颇深的西宁郡王一脉流配,彻底铲除西宁郡王在岭东的势力后,文宣公府可以说是元气大伤,但在兖州依然是土霸王,在士林儒生们的心目中依然保持着崇高地位。

    却想不到出了这么一件案子,这位宁国府的大爷,这一风流不要紧,却牵扯出了惊天大案。

    “茅掌柜,不知有何要赐教本官的?”顾仝迟疑地问道。这些汉王的密探已经查明这件案子,又夜里来告知自己,肯定是有用意,他要先问个清楚。

    “大人,小的不敢说赐教。只是小的接到风声,《商报》、《吴华字报》几家报纸的采风都获悉到这件案子的内情,已经各自发稿回去,想必用不了几天就会见报,天下人皆知了。”

    顾仝猛地站了起来,他可是深知《商报》和《吴华字报》的威力,这事要是爆出来,贾蓉是名声扫地,不过他不要紧,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名声。关键是文宣公府的名声就臭了。以尼姑庵为淫-乐别府,父子兄弟淫乱无伦,这简直是把大成文德先师的脸放在地上来回地搽拭,再狠狠地踩上一只沾着狗屎的鞋。

    真担心全天下文庙供奉的大成文德先师的牌位,会不会发生集体倒塌事件。

    作为一个读书人,顾仝下意识地要阻止这件丑闻公诸于世,但很快他就想明白,这事没有那么简单。眼前这位和气生财的掌柜,可是直属于汉王殿下的密探头子。没有接到上面的指令,他敢这么做。

    “茅掌柜,想必你还查到了很多关于文宣公府的破事吧,不妨一并说给本官听听。”

    “大人闻弦知意,小的佩服。文卷就在外面,我这叫人抬进来。”

    是的,是抬进来的,足足两口箱子,全是文宣公府在本朝以来犯下的累累不法案件。强取豪夺,欺男霸女,牵涉到嫡房和支房等族中上百位,总计七百六十五件案件。

    “大人,兖州有一半的良田明里暗里都是孔府的,家仆佃户数以万计。他府上的粮行、商号遍及岭东各地,以及河南、河东、直隶、两淮等州县。”

    “这是要从根上刨啊。”顾仝喃喃地念道,脸色在跳动的烛光里阴晴不定。
    曾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aoshuo333.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