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炮灰女配从捡宝箱开始 > 第71章:小倌硬汉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shuo333.com
  “掌柜先回去了,叫小的带您直接去流仙楼。”

  “流仙楼已经修整好了?”

  “是呢,掌柜的本来打算等您给裴老爷诊完就带您转一转流仙楼的,没想到,宫里人的速度这么快。”

  快倒是真是快了点。

  “林白回家,蔡长孺你回村吧,我要的木架子,你抓紧做。”

  “木架子不急,我还是跟着你——”

  花小满手一抬打断了他,“怎么不急?急死了好吗?”

  赶紧带蔡长孺发财,顺道给他备下点军粮,然后她得了她想要美颜膏,他们就可以好好say狗的白了。

  流仙楼选在望夫镇的西郊,南邻落水,北靠蒙山,西边是一望无际的上古密林,东边是宽敞直通省衙的官道。

  在前朝,这本是乡绅巨豪的祖宅,只进门的牌坊就修了六道。

  没想到,几经波折竟然到了金云来手里。

  把它当成接待贵人的场所,倒也不算是埋没了它。

  宫里来的是贵妃跟前的一掌衣太监梁公公,平日里负责的便是贵妃的穿搭。

  “这是宫里来的梁大人,快给梁大人磕头。”

  花小满忙跪下,“民女见过梁大人。”

  “梁大人,这就是刚和您说的舍妹金小满,贵妃看的上眼的那套流仙裙便是出自舍妹之手。”

  梁公公上下打量着她,“怎么才来?哀家都等你好半天了。”

  “对不住大人,民女这几天一直在裴府给裴大人治病,所以得到消息晚了些。”

  梁大人额头的褶子里露出一丝讶异,眨眨眼又平静下来,做思考状,“哪个裴大人?可是丽嫔娘娘的哥哥?”

  “正是。”

  “他什么病?”

  花小满谦逊一笑,“都是陈年旧病。”

  说了和没说一样。

  滑头。

  “裴大人这些年求了不少医,都看不好,你能看好?”

  “跟着师傅侥幸看过这样的病例,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这下,梁公公眼里的惊差点掩饰不住,他端起茶杯,撇着上面的茶沫子,茶面上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你师傅是哪位?”

  “民间行医,没什么名头。”

  梁公公仔细打量着她,“听闻裴大人可是进京求过医的,京城的名医都束手无策,你?”

  “民女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试试看?”

  梁公公小眼一眨,“要是试不好,裴大人可不是善人,一定砍了你的脖子。”

  花小满笑而不语。

  这态度就是能肯定能治好了?

  梁公公看了一眼金云来,见他也是一脸不紧张的模样,放下茶杯,“想不到舍妹不仅会做衣裳,竟然还会看病,真是英雄出少年。”

  “大人谬赞。”

  “光忙着给贵人看病了,可还有做过其他衣裳?”

  花小满看向金云来,“展厅?”

  “那些衣裳我看过了,都不行,不及你给贵妃做的流仙裙万分之一,可还有新鲜的东西?”

  “倒还真有一条,刚出炉的。”

  花小满往怀里一掏,一条羽毛裙便出现在她手上,裙子的主体是极透的丝帛,用毛绒的鹅毛在关键部位绣出了不同的花纹,左胸是天鹅的头,修长的脖颈正好连接到右胸天鹅的腹,一只展开的翅膀从胸前扭到臀后,又转了回来,堪堪遮住那处妙地。

  鹅毛上似乎缀了一层银线,阳光一照,银光闪闪。

  似透非透,欲拒还迎。

  “这衣裳的灵感来自霓裳羽衣曲,听闻贵妃最是喜欢这曲子,不知道这裙子可还合她的意?”

  老太监的眼都快直了。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妙啊妙啊!”

  他眨眼便恢复了平静的表情,“杂家看的起你,许你进宫伺候。”

  “大人抬爱,不过,民女答应了给丽嫔娘娘的哥哥治病,实在走不开。”

  梁公公脸色微微沉,“你是说我的面子不如丽嫔大咯?”

  “不是不是,我纵然不在宫里,也能伺候大人啊,而且,还能给大人赚银子。”

  “赚银子?”

  梁公公眨着眼,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流仙楼,我给公公留了股份,不需要您出资,您就在贵妃面前美言几句,在京城贵女之间宣传一下就成。”

  金云来眨眨眼,惊讶却又赞许的看了花小满一眼。

  “然后呢?”

  梁公公笑吟吟的看着这麻子脸姑娘。

  “流仙楼每半年分一次红,我给您这个数。”

  花小满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梁公公矜持的笑了,“三千两?”

  花小满摇头,“三成利。”

  “此地离京城甚远,只靠这附近的贵女,能有多少收入?”

  “酒香不怕巷子深,贵妃穿过的衣裳,京城贵女们竞相模仿,这地方是也是紧随其后。”

  金云来笑了,“不瞒您说,最近来打听我这地方的,可不仅仅咱西北这一块的,江南富庶之地的商贾也来了不少,但是我一心等您,并没有见他们。”

  “奇货可居,滑头。”

  梁公公眨着眼睛,“只是,这地方偏僻,贵人们奔波万里就为了一条裙子,也着实每甚意思。”

  怎么没意思?还不是有大把的有钱人跑法国米兰巴黎的去买衣裳包包?

  金云来却又笑了,“大人说的极是,所以呢,咱们流仙楼后头设了一处消遥楼,是给路远留宿的夫人们吃饭消遣的。”

  说到消遣二字,金云来眨眨眼,说的极其暧昧,“当然,咱消遥楼也不是只针对贵女的,诸位大人更是咱这里的座上宾,大人,您这边请?”

  消遥楼?

  真不亏是金云来,除了女色,竟然把男色消费公然打在了公屏上。

  消遥楼说是楼,其实是无数个巴掌大的小院,独门独户,中间除了高大的院墙,还有宽阔的灌木或者水池,独自在里头享受什么乐子,外人谁也不知道。

  梁公公被迎进了最大的院子——墨香苑,花小满没进去,只远远的看到里头有七八个妙龄少女围了上去,将老公公淹没了。

  老公公笑的没了眼睛。

  呸,真是色心不改。

  “楼里最好看的小倌在哪个院?”

  花小满抓着一个伺候的小伙计,耳根微红的问。

  “在前头的涵香苑。”

  美少年,我来了!

  “行了,你们不用管我了,去忙你们的去吧。”

  花小满遣散了下人,整了整衣裳,推门而入,“有人吗?”

  本以为满苑灯火,穿梭的尽是屁股闪闪,结果竟没看到一个人。

  天光微暗,里头便显得有些暗沉,有点吓人。

  花小满转头就想退出去,却猛地看到前方廊下站着一个极其高大的人,长发披肩,广袖宽袍,风一吹起,显得有些魏晋时候的风流之态。

  只是屁股上金光闪闪,顿时有些破坏这风流之姿。

  “你找谁?”

  沙哑的小烟嗓,可以预感性感的喉结在抖动。

  花小满上下打量着他,虽然只能看到背影,可依旧看得出是个极其高大威猛的硬汉。

  想不到消遥楼最好看的小倌是个硬汉款。

  “你是涵香苑的小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