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喜欢你不是两三天 > 第2章 谤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aoshuo333.com
  “你知道吗?不能随意谤佛,佛祖都听得到。”孟煦严肃地说。

  “哦……”叶清圆不以为然,她才不信佛祖真能听得到呢。

  两人又随意聊了些,孟煦约她周末去看画展,钟青的画展,一票难求,孟煦以前工作认识的人,送了她两张票。

  “看完画展后,正好,晚上咱俩可以去澜江城上吃火锅,那儿新开了一家牛蛙火锅。”

  “要是感冒好了就去。”叶清圆玩着手中的毛绒玩具,她不想带着病毒去公共场合,但钟青是她还比较喜欢的一位画家,她很想去看展览,只希望这两天感冒可以快点儿好。

  挂掉电话,叶清圆才想起,还没给叶志山回电话。

  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久,最后不情愿地按下了叶志山的名字,给那边拨过去。

  响了一会儿,电话才被接通。

  沉默片刻,叶清圆先开口:“爸。”

  “嗯。”叶志山冷冷应了一声,似乎对叶清圆昨晚没有接他电话存着几分不满,“昨晚干什么去了?”

  “昨天困,睡早了,没接着您电话。”

  “你这么早就睡了?不是出去玩了?”叶志山不相信现在的年轻人会那么早睡觉。

  “没。”叶清圆干笑了一声,“您昨晚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叶志山那边似乎有人来了,他吩咐了几句,又转回来和叶清圆说话:“昨天我去看你外公,听他说,谈家那小子来西荞市了。”

  叶清圆有些惊讶叶志山竟然会去看外公,她像是没听清似的,问:“谁?”

  “谈之舟,你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

  “……”

  “找时间约他吃个饭,搞好关系。”叶志山声音里没带一丝温度。

  听到这话,叶清圆没来由地感到烦躁,她含糊应了一声,一句话都不想和叶志山再多说。

  叶志山公司正忙着,也不想和她多说,两人之间便没有多余的寒暄,草草挂了电话。

  世界仿若一下安静。

  叶清圆心想,叶志山消息可真灵通,这么快就知道谈之舟来西荞市了。

  竟然还让她和他搞好关系?

  殊不知她和谈之舟,连彼此的微信都没有。

  叶清圆郁闷地端着手机,想着叶志山之后会不会再打电话给她,检查到底有没有和谈之舟联络感情。

  不过以叶志山的性子,说不准还真有可能做这种事儿,想到这个可能,叶清圆自己都笑了。

  如无可能,她和谈之舟,应该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毕竟西荞市这么大。

  叶清圆摇摇头,去厨房洗了一盆车厘子吃,没再想这件事儿。

  车厘子是她在刚结束的那个配音项目里,认识的朋友送的,很甜,果肉鲜美。

  -

  叶清圆接连几天都窝在家里,衣服穿得很厚,按时吃药,等周末的时候,感冒的症状已经消了大半。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出去的时候,她还是戴了口罩。

  好久没出门,叶清圆在衣帽间挑了一件奶白色的长裙,虽然要戴口罩,但她还是化了一个妆,然后去看展。

  谁知,车刚开到艺术中心的停车场,孟煦便在微信上轰炸她,一连串哭唧唧的表情。

  甲方要临时改合同,而本来负责这个项目的同事撂挑子,因此她被临时叫去加班。

  孟煦把甲方骂了个狗血喷头,又吐槽那个同事,叶清圆跟着吐槽了两句。

  996的社畜生活,她没体验过,不过看着孟煦,就知道有多累。

  叶清圆叹口气,停好车,一个人从停车场出来。

  西荞市今天天气很好,天空蓝得像是加了滤镜,云朵柔软,阳光清透,衬得艺术中心的玻璃光可鉴人。

  行人来来往往,不断有人进出艺术中心。

  钟青这几年很少办展,名气却越来越大,作品的拍卖价节节攀升。如今她选在故乡西荞市举办展览,自然吸引了很多人前来观看。

  叶清圆走进去,钟青的画作被按照不同风格,陈列在不同的展厅里,其中近几年的画作,风格极为独特,带着点儿悲悯的平和气息。

  据说钟青本人,这几年一直住在桃山上,生活简朴。

  有很多熟悉的画,叶清圆以前见过,一眼便认出。

  她忽然想起,钟青上次举办展览,还是在北京,六年前。

  那会儿她正是高二,对钟青了解不多,被谈之舟强行带到画展上,两人前一天还在吵架,因此那天在画展上,一前一后,谁也不理谁。

  看完展,谈之舟忽然变戏法似的,给她拿出一张限量版的专辑,那是一张叶清圆找了好久,在新街口各个音像店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的唱片。

  思绪在记忆中流转。

  突然,叶清圆被人轻拍了一下肩膀。

  她茫然地回头,一晃眼,正撞上记忆里的那个人。

  叶清圆一阵错愕,还以为是自己想得太认真,出现了幻觉。她用力眨眨眼,甚至不受控制地,伸出手碰了碰眼前的人。

  是实物的触感。

  嗯?

  意识到什么,叶清圆猛地睁大眼睛,她刚刚干了什么?!

  只见谈之舟站在她面前,身形挺拔,本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眉眼间淡淡的,整个人一副冷漠又随意的姿态。

  被她出乎意料的这么一碰,平静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诧异。随即,他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展厅的光线很好,头顶还有星空形状的吊灯,光线打在谈之舟的脸上,让他嘴角的那抹笑更加清楚。

  叶清圆确认无疑——那笑中还带着点儿不屑。

  她深呼吸一口气,感觉自己要原地去世。

  想到自己还带着口罩,叶清圆心中慌乱,不确定谈之舟拍她肩膀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认出她了吗?

  要和她打招呼吗?

  这个可怕的念头刚在叶清圆脑海中闪过,她便听到熟悉的男声:“抱歉啊,你的东西掉了。”

  “……”

  哦,没认出来。

  叶清圆垂眸,发现刚刚没注意,谈之舟的手心里,有一个粉色的毛绒娃娃,和他的一身黑色极其不匹配。

  正是她挂在包上的装饰品,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

  叶清圆接过那只粉色兔子,低声道了一声谢,又说了声对不起,然后转过头匆匆离开。

  快步走到另一个展厅里,叶清圆确定谈之舟不在这儿之后,才停下脚步。

  展厅里很安静,说话的人也在低声耳语。

  叶清圆完全没料到,今天竟然会再次碰到谈之舟!

  不过她很快便想明白,毕竟今天钟青举办画展,比起叶清圆,谈之舟才是真的喜欢钟青的画。

  谈家墙上甚至挂着几幅钟青的画作。

  叶清圆戴着口罩,她不知道这副模样,熟悉的人能否认出来,只不过可以确定,两次,谈之舟的的确确都没有认出。

  叶清圆摸了摸包上的兔子,这只毛绒兔子陪了她两年,环扣已经有些松,所以今天才会掉。

  像是安抚一般,叶清圆轻轻拍了拍它:“小二别怕啊,坏人已经走了。”

  刚走到这个展厅里的谈之舟,听到这句安抚:“……”

  他是坏人?

  -

  孟煦赶在叶清圆看完展之前,结束了和甲方爸爸的battle。对方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难搞,项目如期顺利,孟煦心情舒畅,和叶清圆去澜江城上边吃火锅。

  澜江城是西荞市最大的商场。

  她们坐在靠窗的位置,低头便可以看到夕阳下金光闪闪的澜江,江对面,是澜江岛,此时已经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亮起,等天完全黑了,才是最好看。

  澜江岛也属于西荞市,上边有桃山,不过桃山上不种桃子。

  叶清圆小的时候,就是在澜江岛上长大的,小小的一座岛屿,经济落后,却风景秀丽,承载了她童年太多的欢乐。

  这样冷的冬天,正是适合吃火锅的季节,红亮亮的油光浮在最上层,辣椒鳞次栉比排列着,热气腾腾。

  孟煦涮了一片肉,刚夹到碗里,不可置信地问道:“你又碰上小王子了?”

  “嗯哼。”叶清圆正在往锅里放虾滑。

  “这该死的缘分,难道就是佛祖的呼唤吗?终究让我们在人海茫茫中相遇。”孟煦像朗诵诗歌一样,深情地来了这么一句。

  叶清圆:“……”

  她不理会孟煦时常来这么一下子的中二病,继续放虾滑。

  孟煦心情好,继续调侃叶清圆:“你说,佛祖会不会,让你们在火锅店,再来一场相遇?”

  叶清圆瞪她一眼,刚想反驳,忽然“啪嗒”一声,筷子掉在桌子上。

  “孟阳光,你的嘴是开过光的吧?”

  “嗯?”孟煦不解,她顺着叶清圆的视线望过去,视野所及的范围内,走来一个格外显眼的男人,容貌气质优越到让人自动忽略其他人的存在,像是自带聚光灯。

  “我靠,这不会就是小王子真身吧?太帅了!”

  叶清圆默默低下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孟煦看她这个反应,便知道,这个大帅逼真的是久闻大名的小王子:“靠,我的嘴真开光了吧,以后不用拜佛祖,拜我就好了。”

  叶清圆又瞪她一眼,咳嗽了一声,示意她小点儿声。然后,她假装捞起一颗变了颜色的虾滑,实则余光注意着谈之舟。

  谈之舟漫不经心地从她俩桌前走过去,身旁还跟了一个男人,像是一起来吃饭的,两人投入地聊着天。

  人刚走,叶清圆放松警惕,把碗里的虾滑放进嘴里,正准备嚼,忽然,谈之舟转过头,往后退了两步——

  探究地看向叶清圆。

  四目相对,叶清圆嘴里还咬着虾滑,而谈之舟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一不小心——噎住了,咳嗽不止。

  孟煦也没搞清楚状况,只是良心未泯,赶紧给叶清圆倒了一杯柠檬水:“快喝点儿水,别呛着了。”

  叶清圆被辣油呛得满脸通红,一双眸子水润润的,闪着泪光。

  男人就这样看着她们两人的慌乱,脸上先是闪过一丝迷茫,转瞬,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的模样:“哦——你是叶清圆吧?”

  虽然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但那声“哦”,拖腔带调,被拉得长长的。

  叶清圆已经停止了咳嗽,脸上恢复正常表情,但潮红还未褪去。

  她猛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然后意识到什么,缓慢扯起唇角,笑着看向谈之舟,一脸无害。

  叮,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

  “哦——我也想起来了,你是谈之舟吧?那真是——好久不见呀!”

  像比赛一般,那声“哦”被拖得更长了。

  孟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