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喜欢你不是两三天 > 第4章 麻糍
    

  沈为手中的那捧花格外显眼。

  叶清圆多看了一眼,察觉到谈之舟好像要转过头似的,她迅速垂下眼眸,专心看向手中的孔明灯。

  孟煦还没从这震惊的一幕中反应过来。缓了缓,才对叶清圆说:“我们把它放了吧。”

  “嗯。”

  两人同时松开手,孔明灯缓缓升上天空,周围也有人在放孔明灯,许多簇火光点缀在空中,像是排列整齐的小灯笼,把漆黑的夜照亮。

  “快许个愿。”孟煦仰起头,双手合拢,兴奋地对叶清圆说。

  孔明灯越来越小,叶清圆大脑一片空白,听到孟煦的话,双手不由自主在胸前合拢,脑海中只想到一个愿望。

  希望外公,平安健康,开开心心。

  许完愿,叶清圆唇角翘起,好久没有见外公了。明天,她要去对面岛上看外公。

  -

  沈为站在谈之舟身边,把抽完的烟头扔进附近的垃圾桶里。

  “诶,这花,给你拿着。”沈为说完,用花束碰了碰谈之舟的胳膊。

  他和谈之舟在一起,手中拿着花,总有人向他们这边看,看得他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想让谈之舟拿着花。

  谈之舟侧侧身,皱着眉远离沈为:“离我远点儿。”一脸嫌弃。

  “嚯,你这人。”沈为不高兴,胡扯起来,“我这不是看你脾气这么差,没收到过女孩儿的花嘛,所以专门买来送你的,第一次,可得珍惜。”

  谈之舟看着他,冷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会收不到花吗?”

  沈为忽然没话说了,想说“会”,又觉得心虚说不出口。

  谈之舟那张脸摆在那儿,脾气再差,也能吸引一堆女孩儿。

  他比谈之舟大两届,他上高三时,谈之舟才升上附中的高中部。

  沈为偶尔几次在学校去找谈之舟,都碰上了小姑娘和他表白。

  谈之舟一脸冷漠,小姑娘送的情书,他看都不看一眼,便离开。

  沈为打趣他,这脾气,怕不是得孤独终生。

  那会儿大家都年纪小,爱玩,跟风交女朋友,唯独谈之舟,走哪儿都是一个人。

  后来,身边多了个叶清圆。

  沈为其实见过叶清圆两次,是他上大学的时候,暑假去谈家找谈之舟碰到的。

  只不过当时小姑娘一个人在放映室,没注意到他,两人也没打过招呼。

  忽然,江边喧闹起来。

  附近是三厝边码头,有一艘从澜江岛驶来的客轮靠岸了,游客下船,熙熙攘攘的人流聚在江边,其中有出租车师傅在招揽生意。

  谈之舟和沈为换了个方向走。

  他抬头,忽地瞥见灯火掩映下那抹极为俏丽的身影。

  一大堆人推搡着登上江岸,从她身边经过,人潮汹涌中,她双手合在胸前许愿,领口用褶纱堆起的奶白色玫瑰被碰歪,模样温柔又虔诚,令人心头一动。

  谈之舟看着叶清圆许完愿,嘴角慢慢扬起,不同于见到他时那种勉强做作的笑,那是一种很虔诚、很满足、很安宁的笑。

  谈之舟不禁猜测,她的愿望里,一定没有他。

  她猝不及防地抬起头,谈之舟来不及躲闪,两人的目光,就这样,隔着熙熙攘攘、喧闹不安的人流,在潮湿的空气中相遇。

  连孟煦和沈为都还没有察觉,两人便不约而同转过头去,时间短暂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看那儿,白鹭。”孟煦喊了一句,指着江岸边一块石头,一只白鹭孤孤单单地停留在上边,发现有人走近它,便迅速离开,换了一块石头。

  叶清圆忍俊不禁。

  澜江又称白鹭江,经常有白鹭出没,只是这几年少了很多。她小时候住在澜江岛上,经常能在江边见到白鹭。

  小孩子们吟哦着“一行白鹭上青天”,在江岸上和白鹭玩耍,妇女们在一旁边做手工,边拉家常。

  叶清圆前一阵忙得昏天黑地,给一部电视剧的女二配音。

  这是她做电视剧配音以来,第一次接到主角的配音,以往都是给女n号配的,因此叶清圆格外认真,珍惜这个机会,私下多次练习和学习。

  她也因此一直没时间出来玩。

  如今圆满完成任务,导演和演员都很满意。

  叶清圆心情放松下来,连带着熟悉的景色都变得美丽起来,她给夜晚的澜江拍了几张照片。

  “我小学的时候作文不好,我妈给我报了一个课外班。”孟煦讲着自己小时候的趣事,“那个老师带我们来江边写生,把见到的东西都写下来,我就盯着一只白鹭,和它眼对眼,觉得它可爱,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晚上回家我妈把我痛骂了一顿。”

  叶清圆笑了。

  不同于叶清圆从小在小岛上长大,孟煦是西荞市市区的人。

  岛上有小学,初中就不行了,教学质量很差。

  叶清圆初中被外公送到西荞市上学,正好和孟煦是同班同学。那会儿她每天早上上学,还得坐船过江,晚上再坐船回岛上。

  有时候暴风雨天气,船不开,孟煦热心,就把叶清圆领到自己家睡,第二天两人一起去上学。

  叶清圆至今还记得,孟煦妈妈的麻糍做得很好吃。

  后来,叶清圆高中去了北京,两人只能在QQ上断断续续保持联系,生日时互送礼物。

  没想到大学都报了西荞大学,又成了同学。

  算起来,也是十多年的友谊。

  两人又绕着江岸走了一会儿,孟煦忽然说想去糖水铺子吃甜品。

  叶清圆毫不留情地说:“你不是这个月胖了五斤吗?”

  孟煦立马闭嘴,绝口不提去糖水铺子的事儿。

  她怕再走下去,一会儿真饿了,得吃东西。于是准备打道回府。

  两人又走到艺术中心下的停车场,叶清圆先把孟煦送回家,然后一个人回了澜江公馆。

  刚到家,叶清圆收到叶志山的微信,问她有没有和谈之舟联系。

  叶清圆很烦叶志山问她有关谈之舟的事情。

  她任性地没有回复,去泡了个澡,鲜艳欲滴的玫瑰花瓣洒在大浴缸中,音响里放着纯音乐,萦绕在雾蒙蒙的浴室里。

  叶清圆心情逐渐平静下来,等做完护理从浴室出来,她才给叶志山回了句:【今儿吃饭的时候碰上了。】

  叶志山追问:【聊得怎么样?】

  叶清圆想让叶志山早点儿断了那份痴心妄想,于是实话实说:【他早就忘了我了,就陌生人,打了声招呼,人家就走了。】

  叶志山不死心:【你明天再试着约约他】

  叶清圆:【我明天得去看外公。】

  叶志山:【什么时候不能去看你外公,他在岛上好好的,用不着你。你先和谈家那小子搞好关系,以前你在北京,人家一家对你多好,你得学会知恩图报。】

  叶志山说得冠冕堂皇,实际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叶清圆轻哼一声,没再看他接下来发的微信。

  她从线上订了一张明天上午去澜江岛的船票,返程的票包含在去的票里,两个星期内都有效,不用特地去订。

  订好票之后,叶清圆给小行李箱里收拾了几件衣服和日用品。

  最近没事儿做,她打算在岛上多待几天,陪一陪外公。

  -

  翌日,西荞市下起小雨。

  叶清圆怕再感冒,于是在裙子外边添了一件羊绒开衫。

  她到码头的时候,距离开船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叶清圆在一个麦当劳里买了点儿早餐吃。

  雨天。

  江面白茫茫的一片,水天一色,像是画室里石膏的颜色,船只隐没在蒙蒙薄雾中。

  叶清圆随着码头上拥挤的人潮上了船。

  现在这个季节,来西荞市旅游的人很多,船上没有几个本地人,多是外地前来的旅客。

  澜江岛很小,在地图上丝毫不起眼。

  叶清圆没提前和外公说,自己要来岛上。她循着熟悉的路,走到自家小院前。

  几株夹竹桃和小棕榈树掩映的地方,就是了。

  树下卧着一只猫,白白胖胖,名叫花生,是外公和叶清圆养了很久的肥猫。

  下雨天也不回家,在外边贪玩。

  花生一见到叶清圆,“嗖”的一声,跳到矮树上,抖落她一身雨。

  叶清圆也不恼,她把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示意花生不要发出声响,花生乖乖地安静不动。

  走进院子里,雨珠敲打在墙角堆砌的废弃铁板上,答答响个不停,把叶清圆的脚步声掩盖住。

  她从窗外看到,外公戴着老花镜,正在书桌前看书。

  叶清圆撩开门帘,想给外公一个惊喜,欢喜地喊了一声“外公”。

  没想到老人家一点儿惊讶的反应也没有,慢悠悠地转过头来:“哼,鬼丫头,从你一进院子,我就看到了。”

  “外公,你都不配合一下人家。”叶清圆摇着外公的胳膊,暗暗想着小老头眼神还是这么好使,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爷俩好久不见,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在窗边唠了好长时间的磕儿。

  中午外公做了海鲜粥,和土豆饼,叶清圆吃到撑。

  饭桌上,外公忽然提起:“你见到谈家那小子吗?”

  “见了,不过他认不出我了。”

  小老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扬高声音:“我外孙女儿长得这么好看,他瞎了眼认不出来。”

  叶清圆噗嗤一声就笑了。

  “前几天和他爷爷打电话,那老家伙说他孙子来了西荞市,也不知道来干什么。”

  叶清圆正扯着半块土豆饼往嘴里塞,顾不上回答。

  咽下去之后,她说:“谁知道呢,反正谈家家大业大的,说不准有什么项目在这边。”

  外公点点头。

  叶清圆从小在这么一个小岛上长大,而谈之舟在首都长大,谈家在北京赫赫有名。

  按理说,他们云泥之别,本应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

  可谁让,叶清圆的外公和谈之舟的爷爷,是过命的交情呢。

  当年谈之舟的爷爷谈钦是知青,被分配到澜江岛。

  年轻人从北京来到这么一个小岛,看不清未来,心里难受。

  他住的地方,正好在外公家隔壁,谈钦自恃有才,瞧不上这里没读过书的年轻人,和叶清圆的外公一直就是点头之交。

  有一次谈钦去山上采摘药材,遇到毒蛇,正好外公也在山上,为他吸出毒血,救了谈钦一命。

  谈钦自此对叶清圆的外公非常感激,叶清圆的外公虽然没读过书,却一直向往读书学习,他敬重读书人。

  两人相谈甚欢,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后来谈钦回到北京,谈家借着原来的势力,和谈钦的能力,越来越厉害。

  而叶清圆的外公,一直留在岛上,娶了岛上的姑娘,生下叶清圆的妈妈。

  叶清圆的爸爸,叶志山,是90年代从北京南下打拼的年轻人。

  那会儿西荞市受国家政策的影响,发展好,很多人来南方打工,想要捞一桶金。

  叶志山没把握住头几年的时机,没赚到多少钱,却收获了爱情。

  他在北京已经没什么亲人了,索性就留在了西荞市。

  不过户口一直没改,还在北京,叶清圆的户口便是随了叶志山。

  叶志山本来也只是想让叶清圆在西荞市上学。

  后来不知从哪儿,他听说老丈人有一个朋友,在北京特别厉害,便要让叶清圆回北京上学。

  回北京得找学校,他们没关系没人脉。

  外公顾念着北京的教育条件好,一心为了外孙女,于是破了脸面,联系上谈钦。

  谈钦听说后,自然很欢迎,把叶清圆接到北京,自己儿子家,和孙子住在一起,像是对待亲孙女一样对她。

  ……

  晚上。

  雨停了,外公想吃卢家阿嬷家的麻糍,叶清圆怕小老头买太多,晚上吃多了积食,对胃不好,便自告奋勇去买,控制着量。

  夜晚黑漆漆的,小路弯弯曲曲,叶清圆却一点儿也不害怕,这些小道,她走过无数遍。

  自从交通方便后,这几年澜江岛旅游业蓬勃发展。小岛上开了很多家民宿,还有很豪华的酒店。

  叶清圆捧着竹叶包着的麻糍,一蹦一跳地走在青石路上。

  月亮隐没在层层乌云后,虫鸣阵阵。

  经过一家民宿时,外边挂了一个“桃山初雪”的木牌,名字很好听,惹得她好奇地往里边瞅了瞅。

  院子很宽阔,中间一棵大树,上边挂着红灯笼,树下的藤椅上,坐着一个男人。

  叶清圆看清他的侧脸时,惊了惊。

  她没想明白谈之舟为何在这儿。

  叶清圆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四个字——阴魂不散。

  黄狗在吠。

  谈之舟像是察觉到什么,抬起头。看到她,笑了。

  像是在笑两人接二连三的偶遇。

  亦或是在笑突然停伫偷窥他的女孩儿。

  他的眼眸乌黑,像是被墨染过似的,鬓角有几缕碎发,不乖巧地翘起,灯笼的红光,把他的脸庞照得更加勾人。

  叶清圆说不出话来,又不能立刻走掉。

  谈之舟先开口:“你怎么在这儿?”

  叶清圆清了清嗓子:“这是我家,倒是你,为什么在这儿?”

  谈之舟又笑了,这次笑出了声,他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在黑夜里。

  “这么大个岛,都是你家呀?”

  叶清圆:“……”

  这人的脑回路一贯有点儿问题。

  叶清圆突然注意到谈之舟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盆未开的花。

  她认得这花。

  是盛开时极为珍贵的昙花。

  叶清圆一下子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叶淅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aoshuo333.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