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喜欢你不是两三天 > 第5章 昙花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shuo333.com
    

  二〇〇九年。

  七月燠热。

  叶清圆下了飞机,眼前发懵,盛夏白昼阳光亮得刺眼,她拎着行李箱,循着指示牌往出走。

  谈家司机早就在首都机场的接机口候着,见到人,连忙拎过行李箱,把小姑娘带到停车的地方。

  上了车,叶清圆坐在后座上,一言不发,耐不住心中好奇,看向窗外。

  以前只在课本、电视上听过的北京城,如今近在咫尺。

  风景飞驰而过,汽车一路从郊区开往繁华市区,穿过大片荒无人烟的田野地,鳞次栉比的高楼逐渐出现在视野中。

  谈家住在万宸公馆的别墅区,中心是一汪清澈的湖,湖水绕着万宸公馆环绕一周。小区内绿树成荫,多是名贵的树种,置身于其中,满目绿色,让人仿若感受不到夏季的炎热。

  叶清圆走进谈家的时候,谈钦和他的儿子谈闽、儿媳沈丽之,都坐在沙发上等待。

  唯独没有谈之舟。

  见到叶清圆,谈钦站起身,老人家精神矍铄,目光炯炯有神,问候着她外公的身体,又让叶清圆甭客气,以后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

  谈闽和沈丽之也没有一点儿架子,对她很热情。

  叶清圆虽然从小地方来,在澜江岛上,性子被养得散漫纯真,却一点儿也不怯懦。

  她大大方方地和几位长辈打招呼,并把从澜江岛带来的伴手礼送给他们。

  谈老爷子高兴。

  谈家虽然在京城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厉害,人丁却不兴旺。

  他膝下只有谈闽这一个儿子,和谈之舟这个孙子,如今有机会见到故人的孩子,还是个小丫头,心情大好。

  老爷子最近几年退隐,放权给谈闽,不再理会生意上的事情。

  平日里一个人待在西山上,无聊的时候,就去潭柘寺找缘觉大师下棋,日子过得优哉游哉,轻易不肯回市里。

  今天老爷子难得留在市区,和几个人一起吃了顿晚饭。

  饭后,沈丽之带叶清圆看她的房间,在二楼。

  沈丽之指了指隔壁紧闭的房门:“那是你之舟哥的房间,他参加数学竞赛,暑假去师大集训去了,过几天才回来,到时候你俩再好好打个招呼。”

  叶清圆点点头,来之前,她便听说谈家有个小儿子,比她大两岁。

  北方上学晚,谈之舟只比她大一级,今年该升高二了。

  沈丽之犹疑了一下,怕不放心,又说道:“不过这小子脾气不是很好,小时候三天两头生病,家里又这么一个,被我们惯坏了。他要是在你面前不知好歹,你也甭搭理他,阿姨帮你收拾他。”

  叶清圆笑笑,不语。

  想起自己儿子那又冷又傲又别扭的脾气,沈丽之一阵头疼,也不知道随了谁了。

  她在电话里告诉儿子,家里以后多个妹妹,也在附中上学,让他帮忙照顾一下。谁知谈之舟什么也没说,像是没听到似的。

  沈丽之压下心中的情绪,带叶清圆看房间。

  “对了,你们两个对面的房间,是个套间,里边是一个家庭影院,你没事儿干,去看电影就好,外边是个茶水间,家里阿姨平常把茶点放到那屋,你们懒得下楼,就去那屋拿。”

  叶清圆听得懵懵懂懂,只是觉得,眼前的房间,真漂亮。

  她来之前,沈丽之专门找人,把这屋重新装修过,很少女的风格。

  窗户上挂着亮晶晶的捕梦网,纯白色的纱幔在窗边摇曳出轻微的波浪,阳光曝晒后的清风徐徐吹来,带着夏日独有的温热气息,屋顶的风铃时而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沈丽之看到叶清圆嘴角的笑容,也安下心来。

  平时谈闽去公司,谈之舟也不爱在家里待,只剩她一个人,她是真心喜欢这个从南边来的小姑娘,长得漂亮不说,眼神也干净,又落落大方。

  -

  天彻底黑下去之后,叶清圆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尽管一天舟车劳顿,但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下,困意不见踪影。

  北方没有她想象得那么凉快,夏天同样炎热,她下床从行李箱找出来时带的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摇起扇子来。

  窗帘没有拉严实,中间露了一个小缝,一束光钻进来,斜斜地泄在墙壁上。

  是月光还是小区里的灯光,叶清圆不知道。

  只是,她有点儿想外公,想孟煦。

  有点儿茫然、不安。

  也有点儿期待。

  夜晚将情绪无限放大,叶清圆脑海中千回百转,最终,无聊到开始想,今天未出场的那个人,长什么样。

  她将谭叔叔和沈姨的脸在脑中重叠,试图拼凑出谈之舟的面容。

  沈姨说,他脾气不好,那应该看起来很冷,或者很暴躁。

  想了半天,无果。

  浓稠的夜色渐渐散去,外边传来清脆的鸟鸣声,叶清圆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乡。

  ……

  叶清圆的日子百无聊赖,没事儿干的时候,她就钻进放映室,一个人能待一整天,看电影,听歌。

  音响设备都是极好的,让人很容易沉醉其中。

  《重庆森林》、《花样年华》、《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这些,被她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

  过了不到一周。

  某天半夜,叶清圆在梦中口干舌燥,忽地醒来,是被渴醒了。

  她无奈,北京气候干燥。尽管睡觉前开了加湿器,叶清圆还是经常被渴醒。

  她睡眼惺忪,从床上坐起来,后悔睡前没有在床头放一杯水。

  叶清圆没有开灯,凭着感觉走到了对面的茶水间,屋子里很暗,只有月光从阳台的窗户照进来,洒下莹白的光影。

  她迷迷糊糊打了一个哈欠,按下饮水机的按钮。

  等水接满的片刻,叶清圆随意往阳台上扫过一眼,倏忽之间,整个人都愣住了。

  ——阳台上有人。

  她被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是谈家进贼了,得赶快喊人,但喉咙很哑,嗓子发不出声音。

  转瞬,叶清圆脑子清醒过来。

  万宸公馆,门卫森严,怎么可能进贼。

  她屏住呼吸,仔细辨别,猜想可能是谈之舟回来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悄无声息,明明睡前还没听到声响。

  像是黑白画一般,少年给她留下一个剪影。

  他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姿态随意,长腿伸在椅子旁,手中正把玩着一台照相机,面前的矮桌上,摆着一盆花。

  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脸颊衬得莹白,少年棱角分明,轮廓干净利落,眼睫垂下时,眼尾那颗小痣莹莹生辉。

  夜色茫茫,给他平添了几分散漫和神秘的味道。

  忽然。

  叶清圆听到水流哗啦的声音,握着水杯的左手被溢出来的水淋湿,她连忙回头,关掉饮水机的按钮。

  谈之舟听到声响,朝屋子里一看,像是察觉到有不速之客,情不自禁地皱起眉。

  “你……”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开口。

  谈之舟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先说。

  叶清圆也不忸怩,上前了两步,走到阳台上:“我是叶清圆,你是谈之舟吗?”

  “嗯。”他声音很轻,没有多余的字眼,也察觉不出是什么情绪。

  言罢,谈之舟低下头,专注地盯着矮桌上的那盆花,没有再理她的意思。

  叶清圆站在他的身后,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矮桌上的那盆花。

  那是一盆她叫不出名字的花。

  叶子层层叠叠,花朵从叶子边缘探出花蕾,尚未绽放,却分外雅致。

  “这是……”叶清圆不禁出声询问。

  谈之舟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嘘……等它,一会儿就开了。”

  像是她的声音会吵到花朵开放似的。

  叶清圆略感诧异,心中虽有不满,但更对这盆花好奇,这是什么花,搞得神神秘秘的。

  于是也不计较谈之舟的反应,安安静静站在一侧等花开。

  她望向窗外,繁星满天,夜深人静。

  忽然,就在一刹那。

  叶清圆闻到淡淡的幽香。

  谈之舟站起身来,举起相机,咔咔拍着照片。

  眼前花朵的外衣渐渐打开,层叠交错的花瓣洁白如雪,在星空下如天上坠落的月亮,幽香四溢,满室光辉。

  少年虽然没有说话,但眉目间有藏不住的欣喜,唇角扬起,饱满的唇珠透着一点淡红色。

  叶清圆和谈之舟站得很近,他身上清爽的沐浴露味道,混着昙花的香气,一起浸入她的鼻间。

  让她有一瞬间的眩晕。

  阳台的玻璃窗上倒映着两个人挨在一起的身影。

  谈之舟在看昙花盛开,而叶清圆在看暗夜里的谈之舟。

  ……

  -

  叶清圆当晚不知道那就是昙花,还是过了很久,在一本植物杂志上看到的,才认出来。

  如今,在澜江岛上,她不知道谈之舟从哪里又弄来这么一盆昙花。

  正如同她不知道谈之舟为什么会出现在岛上一样。

  那条大黄狗跑到了叶清圆的腿边,绕着她的腿转圈。

  这是一条养在岛上的土狗,平日里吃着百家饭长大。

  叶清圆拍拍大黄的背,示意它去咬谈之舟。

  大黄跑到谈之舟的藤椅前,大叫了两声,一副要咬他的模样,谈之舟不动声色地把腿移开,丝毫不惧怕它。

  大黄狗像是被惹恼一般,猛地,跳起来,两条前腿趴在谈之舟的腿上。

  然后,出乎意料的——

  大黄竟然极其乖顺地趴在谈之舟的腿上,两眼湿漉漉的,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裤子。

  谈之舟:“……”

  叶清圆:“……”

  叶清圆到没料想到大黄会喜欢谈之舟,不过她抬头,看到谈之舟一脸嫌弃、眉头紧皱的模样,心中不由地开心起来。

  “没想到,大黄和你,还挺亲近的呀。”

  谈之舟没吭声,他拽着大黄的脑袋,想把它弄下去。

  叶清圆心情好,坏笑着继续说:“大黄还挺聪明。”

  “蠢、狗。”谈之舟冷冷吐出两个字,反驳她。

  叶清圆一副吃惊的模样:“哪儿蠢了?你看,它一下子就认出了同类,还抱着不撒爪,多聪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