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喜欢你不是两三天 > 第9章 跨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aoshuo333.com
  叶清圆从香港回来之后,当天晚上就发起烧来,孟煦知道后,来到她家照顾她。

  “听我的,这次好了之后,找个老中医调一调,不然你这三天两头生病,怎么行呢?”

  孟煦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在料理台前榨果汁。

  叶清圆裹着毛毯,窝在沙发上,闻言蹙起眉。

  只要一想起黑乎乎的中药,她就更难受了。

  “听见没,没两天就元旦了,我查了一下日历,一号那天正是十五,我们上一趟桃山,去桃箬寺求个2018年平平安安,然后正好,我说的那个老中医,就住在桃山那一块儿,下山的时候我们去找他帮那你号号脉。”

  叶清圆虚弱无力地“嗯”了一声,声音闷闷的,说完,倒在沙发上睡觉。

  桃箬寺是西荞市当地最有名的寺庙,也在澜江岛上。

  这几年,叶清圆没少陪孟煦去桃箬寺,两个人去各地旅游的时候,孟煦也一定会去当地的寺庙。

  按孟煦自己的话来讲,她倒不是信佛教还是道教,只是求个心安,找个地方寄托一下心意,坚信心诚则灵。

  叶清圆想了想自己。

  虽然这么多年陪着孟煦去了很多寺庙,但她每次都是在寺庙外等着,看看寺庙周围的景致,就跟旅游似的。

  她并不像孟煦一样,会进去祈福。

  因为,叶清圆唯一的一次对佛祖抱有希望,是高中时,在潭柘寺内虔诚祈愿。

  可那次,迎来的是彻底的失望。

  自此之后,她再也不相信了。

  -

  在孟煦的精心照顾下,叶清圆终于在二零一七年的年末,三十一号这天,痊愈。

  孟煦很开心:“终于没有把病气带到新的一年里。”

  西荞市每年的最后一天,会在澜江江边的广场上举行烟火大会。

  数以万计的西荞市民来到江边,在烟花盛宴里,一起跨年。

  叶清圆裹着羽绒服,和孟煦一起来江边凑热闹。

  孟煦看她裹成熊的模样,笑道:“我看你这个羽绒服,天气回暖之前,就别脱了,一脱就生病。”

  叶清圆瞅瞅江岸上的人,年轻姑娘们都精心打扮了一番,各式各样的裙子轮番上阵。

  唯独她,像一个老年人。

  不对,江边的年长者们,都没有穿这么厚的。

  叶清圆叹口气。

  也许是因为今天是二零一七年的最后一天,两岸鳞次栉比的楼房都灯火通明,澜江广场上放着新年的贺歌,音乐声和耀眼的彩光在空气中轻柔流动,欢乐的因子传递在过往的每一个人身上。

  孟煦从一个小摊贩手里,买了两只气球。

  透明的,带着彩灯,里边用小的粉色气球写着“love”。

  她把其中一只送给叶清圆。

  “怎么,向我表白呀?”叶清圆开玩笑。

  孟煦白了她一眼:“是呀,只Love你今天一晚上,新的一年就不love你了。”

  孟煦看了看手中亮着彩光的气球,说:“我这不是觉得,这两个气球这么显眼,拿在手里,说不准一会儿有帅哥看到,来个艳遇。”

  叶清圆:“……”

  “你怎么天天脑子里都是艳遇艳遇?”

  孟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看着她:“我是想艳遇吗?我明明是想帅哥!帅哥好不好!这年头,帅哥是多么稀缺的物种。好不容易有一个,还特么都是基佬!!”

  “……”

  孟煦正说着,忽然看到不远处的两个人,她给叶清圆指了指:“你看,说基佬基佬到。”

  叶清圆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越过黑压压的人头看到,靠近广场入口的地方,谈之舟和沈为正一起走来。

  入口处人不多,衬得两人格外显眼。

  孟煦叹口气:“唉,虽然我很伤心,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俩走一起,还挺好看的。”

  江边风很大,孟煦涩涩发抖。

  叶清圆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施舍给孟煦。

  “干嘛给我?你病刚好。”

  “没事儿。”她指指自己的羽绒服,把帽子竖起来后,脖子处有挡风的。

  人越来越多,风也越来越大。

  西荞市临海,澜江虽然叫江,但其实属于西荞市市区和澜江岛之间的海域。

  海风扑面而来,毫不留情,又湿又冷,像是刀割一般。

  叶清圆忽然有点儿后悔。

  她就应该现在在家里吃火锅,然后等到十一点四十的时候,再从家出发,直接来江边看烟火大会跨年。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早早到了,来这儿受冻。

  叶清圆把手里的气球递给孟煦:“你帮我拿着,我去趟卫生间,你去吗?”

  孟煦摇摇头。

  卫生间在广场的入口处,叶清圆往那儿瞅了瞅,发现谈之舟和沈为还在入口那一块儿站着,像是不想汇入拥挤的人潮。

  她不想碰到两个人,可是手机地图上显示,再远一点儿的厕所要一千米。

  叶清圆想了想,谈之舟和沈为两个人,都不值她在海风中走一千米。

  反正广场上人这么多,不注意的话,他们应该看不到。

  叶清圆这样想着,于是把帽子戴得更严实一些,从兜里掏出口罩也一起戴上,然后穿过人潮向那边走去,顺顺利利到达卫生间。

  卫生间在一个高台上,与地面有几级台阶。

  叶清圆出来的时候,走下台阶,正要往右拐,忽然感觉身上有东西被拉扯住住,走不动。

  她惊讶地回头,本以为是包的链子和别人的缠在了一起,结果发现包上的兔子,正面容扭曲,横尸空中。

  叶清圆:“???”

  她顺着兔子看去,残忍抓着她兔子的,正是一双修长白皙的手。

  男人的手。

  好看的手。

  还很熟悉?

  叶清圆惊了惊,抬头,果不其然,正对谈之舟那张脸。

  沈为走过来:“干啥呢?”

  他没认出来裹得严严实实的叶清圆。

  “看见这兔子,觉得挺眼熟的。”谈之舟手里还拽着那只兔子,说话时直直盯着它,仿若兔子主人叶清圆不存在一般。

  沈为:“你他妈干啥呢,快放下,真是为了和小姑娘搭讪不择手段。”

  说完,他抱歉地看了看叶清圆,一副“我和这种货色不是一类人”的模样。

  叶清圆不敢出声,身体僵硬,不知道谈之舟到底是几个意思。

  谈之舟忽然开口,语调很平静,说出的话却仿若惊雷:“上次我在展馆碰到一个女人,我好心提醒她,她的兔子掉了,结果她竟然非礼我。”

  叶清圆瞪大眼睛:“?”

  “那女人摸了我之后,心虚地溜走了,那个兔子,和现在这个一模一样。”

  谈之舟一本正经地说完这几句话后,沈为和叶清圆俩人都傻眼了。

  沈为一脸尴尬,把兔子从谈之舟的手中拽出来,向叶清圆道歉:“你别理他,他这人,脑子带点儿。”

  话说着,他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沈为说完,又看向谈之舟:“一个玩偶而已,你怎么知道今天这个和那天的是一个,说不准是你看错了。”

  谈之舟看向叶清圆,双臂抱在胸前,一副审问的姿态:“是吗?”

  叶清圆:“……”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装不下去了,索性把帽子从头顶取下,口罩摘掉。

  看清她的模样后,沈为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随即,他明白了谈之舟今晚这反常的举动。

  反而是谈之舟,一脸惊讶的模样:“怎么是你啊?”

  叶清圆看他这幅神情,火气瞬间从心底“噌”地一下蹿出来,气息都不太稳地说:“怎么不能是我?”

  “这么说,那天在钟青的展览上,非礼我的那个人,也是你喽?”

  叶清圆:“?”

  “抱歉,你看错了。”她冷笑了一声。

  她那是非礼吗?

  她不就是碰了碰,确认那真的是谈之舟而不是她的幻觉!

  谈之舟笑了笑,抬眸:“这样啊。”

  言语之间,满满都是一种不相信,“你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的态度。

  叶清圆气结,她把兔子挂饰放到自己的手心,然后安抚它。

  叶清圆很喜欢Jellycat家的害羞兔。

  她大学的时候去英国玩,买了两只,一大一小。

  大的取名叫Java,在家里沙发上躺着,小的取名叫python,来纪念她两次期末考试之前,和Java、Python考试做过的艰难斗争。

  刚刚不幸遭遇到谈之舟蹂.躏的,正是小二python。

  谈之舟看到她的动作,神情顿了顿,又开口:“巧了,那天那个女人,逃到另一间展览室后,对她的兔子,做了和你一样的动作。”

  叶清圆:“……”

  她连一句再见都不想和谈之舟说,直接转身去找孟煦。

  见到孟煦之后,叶清圆情绪一直不高。

  好在,新的一年马上就要来临。

  人头攒动,江边浪潮来回涌动,广场的巨型显示屏上开始倒计时,所有人一起喊:

  “10,9,8——”

  “……”

  “3,2,1——”

  “砰”的一声,烟花从四面八方涌向夜空,漆黑的夜幕瞬间被点燃成五彩斑斓的星河,人群中,欢呼声此起彼伏,光亮涌动在人们的眼眸中。

  二〇一八年的序章被揭开。

  叶清圆被汹涌的人潮推动着向前,一不小心,手中的气球挣开,向着未知的方向飞去。

  她转过头,想要抓住那只气球,身后却是摩肩接踵的人,寸步难行。

  后边的人也纷纷抬头看向那只气球,甚至有调皮的小孩跳起来,想要抓住。

  倏忽之间。

  那只气球的绳子被一只手握住。

  叶清圆眼睛一直追着那只气球,忽然看到气球在空中摇晃了几下,停住。

  她惊讶地顺着气球看向抓住它的人。

  叶清圆不知道谈之舟何时从广场入口来到了她们的后边。

  男人站在人海中,脸上依旧是那副冷峻又漫不经心的模样,只是眉目间却多了几丝猝不及防的笑意。

  他手中透明气球里的“love”光环,在黑夜里闪闪发亮,格外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