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喜欢你不是两三天 > 第10章 初雪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shuo333.com
  叶清圆转过头来,忽然察觉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打开一看,是一条微信。

  谈之舟:【送给我的?】

  叶清圆:“?”

  她实在不知道谈之舟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误解,在屏幕上敲敲打打了几个字,想起气球里的“love”光环,又觉得无奈。

  【不小心飞走了,巧合。】

  谈之舟:【又是巧合?】

  ?

  ??

  叶清圆想起刚刚在入口处,谈之舟揪住她的小兔子时,话语间已经是一种“她故意非礼他”、“非礼完又心虚逃走”的意思。

  现在这个气球阴差阳错跑到了他的手中,那他不得更误会?

  叶清圆甚至都在脑海中想象到了谈之舟此时的内心活动,“这个人不会是赶在跨年夜里,用这种方法对我表白吧”。

  她一想到这种可能,身上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叶清圆了解谈之舟,他看起来又傲,又冷,但当年确确实实是一个很耀眼的少年。

  他有骄傲的资本。

  当初正是十六七岁的年纪,谈之舟穿着附中普普通通的白色校服T恤,硬是穿出了私人订制的感觉,每次在篮球场上打球,少年意气风发,会吸引一堆女生前仆后继,去给他送水。

  他还是学校摄影社的,照片常常被刊登,参加数学竞赛,获得全国一等奖。模拟联合国大会上,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这样的少年,没办法不惹人注目。

  但是。

  谈之舟现在是以为,她也喜欢他吗?

  叶清圆不知道该怎么做来打消他的误解,看到屏幕上那条“又是巧合?”,沉默片刻,然后把手机放回包里。

  索性不理会。

  -

  元旦日,也是农历的十五。

  叶清圆和孟煦约好了今天去桃箬寺,下山后去看老中医。

  两人跨年夜睡得都很晚,早上醒来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

  坐轮渡的时候,叶清圆一直靠在座位上补觉。

  桃箬寺在半山腰上,山路崎岖。

  深冬季节,岛上依旧绿意盎然,松柏长青,上午的阳光很稀薄,穿过流动的云层洒在石阶上,越往上走,山风越大。

  叶清圆气喘吁吁,窥见那深红色的佛寺古墙时,才安下心来。

  新年第一天,又是十五,前来上香许愿的人很多。

  待孟煦进去上香后,叶清圆一个人去寺庙后溜达。

  桃箬寺后面有一片竹林,还有一个巨大的木架,上边挂了很多许愿牌,用红色的粗绳穿起来。

  风起时,许愿牌纷纷摇晃,在碧绿竹林的掩映下,如同火红色的花海。

  上小学的时候,叶清圆经常和岛上的小伙伴一起登桃山,然后来到桃箬寺,偷看许愿牌上的愿望。

  有人求平安。

  有人求姻缘。

  有人求钱财。

  那时候,她也想写一个,求爸爸妈妈能多陪陪她,不去西荞市工作。

  那会儿,叶清圆最羡慕的事情,就是学校其他小朋友,爸爸妈妈都在身边。

  寺里写许愿牌需要花钱,叶清圆攒了几周的零花钱,才攒够。

  她把写好的木牌挂在一根崭新的红绳上,那是木架最高的地方,也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可是。

  没过多久,叶清圆便收到母亲出车祸去世的消息。

  她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从殡仪馆回来的,只是回岛上第一件事情,便是一个人上桃山,来到桃箬寺。

  山风冰冷刺骨,叶清圆在琳琅满目的许愿牌中,疯狂地找自己当初写的那个。

  好久,终于找到。

  她的那个许愿牌下,已经挂了很多个新的,叶清圆扯着自己的那个,明明上边的字迹还清晰可见。

  她失声痛哭。

  孟煦上完香,到桃箬寺后边找她。

  “走吧。”孟煦走过去。

  千千万万的许愿牌,上边承载了无数人的期许,她随意扫过一眼,内容大多都是一些吉祥话。

  还有一些,一看就是恋爱中的情侣写的,比如两个人的首字母缩写。

  “这么多年,原来大家还喜欢这样玩呀,我记得咱们上初中那会儿,班上就有人在手臂上写两个人名字的缩写,在海滩上写两个人的名字缩写。”

  叶清圆顺着孟煦的视线看过去,果不其然,有很多都是这样写的。

  忽然,她在一堆许愿牌里看到一个,感觉有些怪异。

  叶清圆拿起那个,上边写着“TZZ×YQY”,隔行又写了时间“2017.12.19”。

  她对词语缩写一类的含义一直不太敏感,每次网上冲浪,看到别人写缩写,都得反应好久,或者问度娘。

  叶清圆想了想,才反应过来,她名字的缩写也是“YQY”。

  她在心中“哦”了声,然后也没当回事儿,把许愿牌放回原位后,便和孟煦一起下了山。

  孟煦说的那个老中医正住在桃山山脚下,挺有名气的,叶清圆以前在岛上住着的时候,生病也去找他瞧过。

  老中医给她开了半个月的中药,回去的路上,叶清圆一直闷闷的。

  孟煦无语:“你这反应,整得比我小弟弟喝药还矫情。”

  孟煦妈妈前几年生二胎,给她整了一个和她差二十岁的弟弟。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开的那几味药,一看就很苦。”

  “你以前喝过中药吗?”

  叶清圆笑:“当然喝过了,难道你没喝过?”

  说完,她想起,自己好像真的很久都没有喝中药了,最近一次喝,还是在高二的时候。

  高二那个冬天,北京特别冷。

  却一直没有下雪。

  位于南方的西荞市,这么不爱下雪的一个城市,那年冬天却下了好几场雪。

  叶清圆那会儿有点儿郁闷。

  她从小到大都渴望见一场声势浩大的茫茫白雪,可为什么当她来了北方后,北京迟迟不下雪,南方反而下雪了?

  像是听到了她的埋怨,某天上午,北京毫无预兆地下起雪来。

  初雪一点儿也不含糊,就像憋了很久一般,鹅毛大雪从天而降。

  不一会儿,叶清圆从教室的窗边往下望去,操场已经变成了白色。

  那堂课原本是体育课,大家兴奋可以出去打雪仗,没想到爱占课的英语老师走进教室,宣布体育课取消,那节课上英语。

  教室里哀声一片。

  叶清圆也不想上英语课。

  上课铃响后,她的座位正在窗边,她时不时往外看一眼,关于英语老师讲的知识点,倒是没听进去几个。

  忽然,藏在桌斗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附中不允许带手机,大家都是偷偷地带,叶清圆小心翼翼地低下头,查看短信。

  谈之舟:【出来。】

  叶清圆:【?】

  谈之舟:【出来玩。】

  不知道为什么,那三个字像是有魔力一样,让她牢牢盯着看了很久。

  看到雪后便涌起的激动,忽然变得无处安放,汹涌澎湃,让她忽然想就这样大胆、任性一次吧。

  叶清圆再也无法忍受坐在教室里,听着英语老师讲重复过很多遍的知识点。

  她仗着自己坐在最后一排,趁英语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板书的工夫,偷偷从后门溜出去。

  一出门,便看到了谈之舟正在她班门口的楼梯处站着。

  少年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皮肤雪白,额头的碎发被初雪打湿。看到叶清圆走出来,他抬头,一双黑眸明亮。

  “你这么大胆,就在这儿站着?不怕教导主任?”

  谈之舟瞥她一眼,说出话依旧不客气:“所以说让你快点儿。”

  两人下楼的时候,叶清圆还专门和他分开,走了不同侧的楼梯。

  谈之舟轻嗤。

  “去哪儿呀?”

  “带你去故宫看雪。”

  “嗯?”叶清圆惊喜,“可是咱们学校门口不是有保安吗?”

  她原本以为,只是在学校里找个犄角旮旯玩,没想到竟然还能出去。

  “傻瓜,谁逃课走正门呀。”

  听着他那熟稔的语气,叶清圆忍不住笑。

  到了后门,她才发现,一起逃课的,还有周嘉渡,宋翔、林让以及他们两人的女朋友。

  宋翔要风度不要温度,就穿了一件羊绒大衣,一看到他们俩人,哭天抢地:“两个祖宗,你们总算来了,我快被冻僵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像是地下党接头一般。

  忽然,大家都笑了。

  后门不开,出去得跳墙,这块儿的墙比较矮,于是成了附中学子逃课出去的必经之地。

  谈之舟第一个跳了下去,等其他人都跳完后,叶清圆还不敢跳。

  另外两个学姐有男朋友接着,叶清圆孤身一人,她怕自己跳下去后,摔倒落个残疾。

  忽然,谈之舟抬头看向犹疑的叶清圆:“没事儿,我接着你。”

  叶清圆愣了愣,没想到谈之舟今天竟然做了个人。

  简单的一句话,让她一下子就有了勇气。

  向下跳!

  雪花钻进叶清圆的脖子里,凉丝丝的。

  要落地的那一刻,谈之舟在下边一把抱住她,让她没有因为地面滑而摔倒。

  两人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抱在一起,没有什么感觉,但叶清圆猛然之间,心跳加速,觉得有什么未知的、莫名的情绪,在破土而出。

  谈之舟很快便松开手。

  她抬头看了谈之舟一眼,眼看他要发觉,又连忙低下头。

  少年的眼睫上沾了一点儿白雪,扑簌簌的,衬得那双桃花眼更加乌黑明亮。

  墙外树上落满积雪,忽然从枝头砸下来,正好掉到了叶清圆的头上。

  她轻呼一声,吃痛。

  谈之舟抬手,随意地帮她把头发上的雪拍掉。

  ……

  几个人打车去了故宫。

  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古典庄严的建筑被白雪覆盖,红色、白色、黄色。

  谈之舟看着叶清圆惊喜地在雪上跑着,忍不住喊了声:“慢点儿。”

  小姑娘巴掌大的脸,瞳仁乌黑,一头黑色的长直发,顺着白色羽绒服的领口披散开来,是很清纯又很机灵的长相。

  像只小狐狸。

  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冬天,还不像后来那样,流行下雪天去故宫。因此人很少。

  几个人在故宫里玩得很畅快,还拍了一张合照。

  从神武门出来后,他们去吃烤鸭,那家烤鸭店平时排队排到爆,那天可能是下雪的缘故,出乎意料不用排队。

  几个人一身寒气,在烤鸭店里大快朵颐,出来后又去了景山公园。

  宋翔被冻得脸色发青,却仍要一起去。

  年少的时候是真的不怕冷,一身精气神,想要在大雪天看遍一切美景和好玩的。

  那是少年的冲动,也是少年的独有乐趣。

  成年人会首先衡量利益得失,而少年不会。

  叶清圆鼻尖红红的,看完那棵崇祯皇帝自缢的歪脖子树后,跟着谈之舟去爬景山。

  雪天台阶很滑。

  叶清圆一不小心脚底打了个滑,眼看就要摔倒。

  谈之舟站在她一侧,迅速抓住她的手,把人拉住。

  然后出乎意料地,再也没有松开。

  两人谁也没说话,叶清圆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谈之舟的手,好像一年四季都很凉。

  她用力回握,想要把热度传给他,又怕太用力,被他发现。

  冬季天黑得早,天边已经朦朦胧胧染上黑色,雪也变小了。

  黑夜真好,可以遮盖少男少女的所有小心思。

  景山不高,不一会儿,就到了万春亭。

  到了地儿,谈之舟自然而然地松开她的手。

  叶清圆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有些失落。

  但随即,她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

  她站在亭子下的一侧,脚底是北京城的中轴线,往下俯瞰,夜色茫茫,风雪中,故宫安然矗立在最中间。

  灯火辉煌,与夜色相融。

  庄严和肃穆,青春和悸动,都在风雪中、山顶上,在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里,在浩瀚无边的京城夜景里。

  谈之舟忽然在她耳边喊道:“好看吗——”

  她回应:“好看——”

  那好像叶清圆来北京一年多的时间里,面对谈之舟,最坦诚的一次。

  千万般美景,不及你好看。

  眼底是璀璨,身旁是心上人。

  你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