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珊珊小说 > 三千综漫 > 番外.暮日支配者
    A ,最快更新三千综漫最新章节!

    一幢小小的三层高的房屋里,此时正弥漫着香味。+頂點小說,x.

    屋内的装修很温馨,无论是被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各个角落,还是那些为了给家增添温暖而费尽心力做的插花和墙上的绘纸,都透露出这个家的家人,那种为之着想的感情。

    如果是男人当家的话,或许是那种家政力max的存在吧。

    如果是女人持家的话,那肯定又是温柔似水,‘太太我爱你’的典型代表。

    而此时从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则是料理的香气。

    无论怎么看,这里都是令人羡慕的家庭才是,童话般的三口一家。

    然而……

    在饭厅那张大饭桌上依次坐着的,却是各具灵气的女孩儿们。

    有安安静静等着吃饭,手里头摆弄头发的,有抱着双手看着其他人不太和善的,也有一脸笑嘻嘻洋溢着幸福的。

    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十分美丽的女孩儿,更有的甚至气场堪比一国的君主。

    而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饭桌上的气氛突然变得跟联合国会议一样了。

    锅碗瓢盆的声音终于算是停下了,忙的一脸出汗的几个男人端着朴素无奇但却能引起食欲的各种菜色上饭桌。

    有点儿古怪的是,这几个男人都长得一模一样,倒不如说是分身,统一的着装,系着统一的粉色围裙,此时脸上挂着统一的谄媚的笑容。

    “好了好了,吃饭了。”挨个挨个常见的菜摆在了饭桌上,除了那个坐下的男人以外,其余一模一样的人都化作一团白烟消散。

    影分身之术。

    “要我说我推荐先尝尝这水煮龙肉片!”易哲指着其中一碗被红汤油水泡满,升腾着热气的大碗大力说,“这是我从异世界的臧龙山脉那儿砍死了几条龙取得里脊肉,听当地人说,那几条龙还是有几百年修行了,是鼎鼎有名的恶龙哟!肉里都带着浓郁的魔力呢!”

    “哼。”在席上的一位金发高贵冷艳的女人冷冷一哼,“几百年了,肉都不知道老成什么样了,能啃得动?杂碎,你连这个都没想过么?”

    “那……试试这魔改番茄蛋花汤?”易哲讪笑一声,“这可是从进入星际文明的世界里的人族帝国工厂采的,当时我初去乍到,不小心捅破了几艘歼星舰,降落到殖民地顺手发现的,不得不说味道真的棒!”

    “那种人类进化了几千年的吃的食物,给我们吃真的合适么?肯定会有奇怪的反应吧?”另一个金发女孩儿嘟嘟嘴,比她整个人还长一倍的头发被折返着连续绑上两次才堪堪垂落到腰间。

    “那这盘虎皮青椒就没问题了!”易哲一拍大腿,“虽说是迷雾森林几千万年的老怪物,但是它正巧练到返童境界,被我一刀砍了,虽然还是有几万年的境界在,可是当时正好返到幼年期,肉质绝对鲜美!”

    “好可怜啊,这些动物好不容易活了这么久要达到目的了,被你给宰了。”旁边一个少女有些哀伤的说,眼中的星瞳有些泪花。

    易哲舔舔嘴角,只好干干一笑。

    “那就只有这盘炒青菜了,虽然没什么特别的,连油和菜都是找黎墨他家借的,但我那大弟子最近爱上了种田,所以倒是特别纯天然。”

    他看了一眼桌上这些各具气场的女孩儿,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一眼望过去,感觉都是金发……

    难道,我命中犯此劫数?

    “唉,好啦好啦,也不给你脸色啦。”一个抱着双手的,头上顶着一根呆毛的少女摇了摇头,“余先陪你们了,先吃东西了。”

    “不是说好一起给他点教训么?你怎么这么没有底线!”姬尔伽美什抽抽眼角。

    “但是余真的饿了……”尼禄说,然后顿了顿,指着旁边,“而且这里不是已经有人在大吃特吃了吗!”

    “哲,再来一碗。”阿尔托莉雅矜持的擦了擦嘴角,递出一个被添得干干净净的饭碗。

    “哦……好。”易哲老老实实接过。

    姬尔伽美什捂着脸,似乎有点不想承认是和她来自一个世界的。

    “其实,我们只是因为大人时常都要出去,所以才会……大人不要太在意了。”莫德雷德看着这场面,忍不住笑了笑。

    “你也该改口了吧。”易哲古怪的说,“叫了这么多年‘大人’,指不定哪天你当妈了,孩子问起这事儿还挺难解释。”

    “唉唉!当妈什么的!唉唉唉唉!!!”陷入了混乱的少女脸涨得通红,头上还跟蒸汽火车头一样冒着热气。

    “真是不会说话的男人啊。”食蜂操祈叹了口气,“明明最早认识你的时候,还是一个单板固执的扑克脸。”

    “不,我倒不是那个意思。”易哲摸摸头,“只是话说我们来到天帷巨兽定居也有个几百年了吧?可你们还老是这幅少女心思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不好意思呢……”

    刹那间,复数的杀气同时升起,易哲后背猛地一凉。

    “呵呵。”劳拉迷之微笑,“是呢,尽管再怎么保持着这幅相貌,但实际上已经有几百岁了是事实啊,果然有的人就是喜欢吃嫩草,已经开始感到厌烦了吧?当初你也不是这样,在学园都市还有一个嫩草么?”

    “或者说……你在其他世界又找到了新生的芽苗了?!”

    轰轰轰。

    低沉的声音,在易哲有点畏惧的视线里,姬尔伽美什那王之财宝的金光浮现,而从中伸出来的……是一把把的柴刀。

    “喂喂喂!不对啊!你那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柴刀!而且怎么看甚至都有异世界那种半神凝聚意志的神器级水准啊!到底是哪个强者闲得无聊才会做这么多量产神器级柴刀啊!就算是我被砍到也是会破皮的吧!”

    “你说这些?”姬尔伽美什挑挑眉,“你不知道么,在天帷巨兽,有很多人都乐意做这玩意儿哦?”

    “那个污妖王阿尔萨斯就是其中佼佼者呢,尽管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已经把生命献给了魔法少女,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无法忍受那些享受恋爱的家伙,尤其是你这样能获得本王垂青的男人。”

    “所以这至少一半都是他亲自打造的,他还差点直接就把霜之哀伤塞给我了,巴不得用那把诅咒的剑砍死你呢。”

    “妈的那个死宅,真是丢了亡灵君主的脸!”

    “然后剩下的一半,都来自神族黑暗圣堂武士们的友情馈赠。”姬尔继续解释。

    “妈的那个非洲人,泽拉图自己脸黑开不出五星卡,就用虚空幽能做这种事儿?!”

    易哲懊悔不已。

    “亏我这些年来还算是为鸽子群立下了汗马功劳,怼死了无数凶残的老鹰,他们居然这样对我!”

    “但是你们得相信我!我绝对没有泡妞啊!”

    ……

    天帷巨兽是很大的,而这个在界外间隙到处漂游的巨兽上驻扎的是来自各色世界的家伙们,阿尔萨斯率领的不死族算是成为了劳动力骨干,到处能看见扛着钢材木头的食尸鬼气喘吁吁的跑来跑去。

    甚至有些人都觉得是不是太虐待这些能干的友善生物了。

    不过由于他们的老大也整天寻思着踏遍无数有关魔法少女的世界,所以这个种族兴许没有未来……

    而来自神族的黑暗圣堂的智慧生物们,对这种靠着尸体和黑暗法术的种族报以了不以为然。

    他们表示幽能和吊炸天和高大上的科技才是值得夸耀的东西。

    然而,由于黑暗大主教泽拉图也是跟阿尔萨斯齐名,甚至还要让人觉得可怜的黑脸玩家,所以黑暗圣堂们都从来没有对不死族有过特别的嘲讽。

    因为同病相怜啊……

    天帷巨兽的腹地中,就是鸽.派建造的主要基地,这里的建设混合了亡灵、神族、精灵族乃至高阶天堂的风格,简直是把装逼进行到了极限。

    闪烁着深奥的奥术的光芒,与代表着精深的科技之齿轮融会贯通在这里和谐的运转,在这里甚至能窥探到多元世界的一角,从而确定下坐标,如果鹰派有大规模的行动的话,在旧日支配者不在时,也能很轻松的得到消息。

    庄天成看着斜上方那悬浮的绿色屏幕,一串串的信息流了过去,他若有所思的揣测着自己宿敌的动向。

    背后响起开门的声音,一个人颓然的走了进来。

    “咦?你回来了?这次还是挺早的。”庄天成看着易哲惊讶的说,不过瞧见他浑身都是被切开的口子,又有点疑惑,“怎么感觉你从刀片机里出来了一样?”

    “是啊,那是名为柴刀的地狱。”易哲深深的说。

    “哦~”庄天成想到了什么,笑了几声,“我就说了你这狗.日的开后宫肯定要出事儿的。”

    “呵呵。”

    “不过实际上呢,她们只是在抱怨吧。”庄天成笑着,“毕竟唯一的老公整天要在外奔波,到处穿越,在家的时间也不多,而且出差的地方是那多元世界,指不定在哪个世界就养了小老婆,这可是比金屋藏娇更高无数等级的出轨啊。”

    “喂喂,我可真的什么没做。”易哲斜着眼,“说到底,我又是为了什么才这么频繁的穿越啊。”

    “不是为了泡妞么……”

    “不!是!”

    庄天成对此摊摊手。

    “然而如今的鸽.派里,你的实力是除我以外最强的了,如果说早些时候,其他人都觉得我们厉害的地方在于旧日支配者的最强以及不死族跟神族两种族发展数万年的底蕴的话,现在论单体战斗力,还得算上你一个。”

    “鹰派那边已经把你列为危险人员名单了,好像还有个别称……?千界?”

    “是我三千世界能力的简称吧。”易哲说。

    “说实话你那个能力确实有点过分了。”庄天成点点头,“本来,作为多元世界平衡地的界外间隙,会自动平衡过所有世界力量的水准,但你的那个能力,能塑造一个世界观,理论上讲,如果你有我都没到达过的世界的话,说不定我会被你击败啊。”

    “至高无上的世界观压制,你真是得到了不得了的东西,真是奇怪,为什么这种能力不会在界外间隙给削弱呢?”

    “你要是想强行撑破它的话,不也一样很轻松么?”

    “那不一样……总有一天,你的三千世界,有着能将我蜃魔力都给熄灭的程度,何况你不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魔力的途径了么?”

    “不,可没有那么简单。”易哲缓缓摇头。

    越是深入,才越是了解旧日支配者的可怕。

    界外间隙,有着恒定无数世界力量的固有法则,原本在自己世界可以轻松灭亡宇宙的土著存在,脱离本世界来到那的时候,会被削的无法动摇宇宙。

    就像是一个最公平最合理的pk场一样,在这里,抛开原本世界观的一切心理因素,也抛开所谓的世界观加成,只有最纯粹的力量,才是能肆意施展的。

    如同魔禁的爱华斯,它在魔禁的位格是顶级的,但是来到界外间隙,也不过是稍强一点而已,它用来推进或是观察宇宙的知识变成了无用的累赘,倒还不如学一身熟练的拳法来的靠谱。

    而恰恰相反的是,旧日支配者去魔禁,会得到比爱华斯更高的位格,因为他们的硬性实力很强,世界观都不得不主动都赋予了匹配他的能力。

    但是也只是能赋予可以赋予的程度,更多的,连那个世界都没有的位格和特权,就无法给了。

    无论是在多元世界里,还是多元世界外,旧日支配者都是当之无愧的最强,那种幽深的程度,即使是现在的易哲,都还是有些觉得毛骨悚然。

    “虽说是这样,但我和李春友是托了上一代支配者的,那两个想不开的家伙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我们了,才会这样。”庄天成倒是无所谓的说,“倒是你,才是让我觉得毛骨悚然好么?”

    “为什么?”

    “因为你的路……简直是跟那些曾经的支配者们一样啊。”庄天成叹了口气,“只是穿越,只是经历着挑战着命运,没有内外,只有越来越强的实力,何况有着连界外间隙都无法消除的三千世界。”

    “我是替代旧时代的支配者,所以是旧日,而日落时分,当一切都按照时间消逝的时候,暮日也就来临了。”

    “你或许就是,暮日支配者。”

    场面为之一静。

    “你搞得你好像要突然暴毙一样,我先说好。”易哲瞪起眼睛,“我可不打算接天帷巨兽这个烂摊子,好不容易混到现在,我可是天天盼着能跟老婆们一起出去踏青旅游的,我对穿越者之间的关系毫无兴趣哦!帮你只是还之前的恩情!”

    “噫——”

    “噫什么噫,你也是老婆的,我不信你不怕老婆!”

    “有老婆和耙耳朵这是两码事吧……”

    庄天成无奈的叹叹气。

    “不过年轻人哟,说不定真的要暂时交给你了哟?”

    “??”

    终结支配者时代的男人,露出有些担忧的神色。

    “大坟墓那边有些不安生了,而且无限宝石又散落了……”

    “啥玩意儿?”易哲张着嘴,“那玩意儿又没了?我不是记得我当初去魔禁的时候就是帮你找其中的心灵宝石么?”

    “毕竟那套东西还是有点厉害的,就这么掉了不太好,说不准还会影响到一些原本低魔世界,所以我还是想委托你去找回来。”

    “等会!先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怎么又掉了!你是不是根本没上心啊!”

    “嗯,因为我得去大坟墓看一看,那是以前我和李春友给曾经支配者们做的坟场,所以很重要呢。”

    “你不要自说自话!先回答我的问题!”

    “那就交给你啦,(w?)☆绮罗星~”

    “我不想看到一个大男人卖萌!等会!你别走啊!”

    易哲看着跑得飞快的旧日支配者,仰天长叹着交友不慎和被传销的痛苦。

    ……

    “老师,你不是才回来么?怎么又要走?”

    扛着锄头的黎墨疑惑的问。

    “去多元世界找点儿东西……”易哲捂着脸摆手。

    “哦,这样啊,那早去早回。”

    “你也是很干脆啊……”

    “反正也用不着担心嘛。”

    “不,因为有可能性的世界太多了,为了效率我还是打算一神多身去。”

    “嗯?意思是你打算用分身去么?”

    “对,就是这个意思,然后我有一个分身实际上的战力不算太高,所以想要你跟着我去,做个照应。”

    “这个啊……美狄亚她会不高兴啊。”黎墨面露难色。

    易哲看着他。

    你是谁!你不是我那忠心耿耿的大弟子!

    居然为了女人开始拒绝为师了!

    “嘛……如果说是去度假的话,兴许能成,不过要顺带上她哟?”黎墨想了想说。

    “带上就带上吧,只是一个保障,实在不行强行召回力量也只是一两分钟的事情,只是那样的话,其他世界的分身就消失了,本来除了旧日和鹰派那个最近上位的抖s女王以外,基本上我是横着走啊。”易哲点头。

    “那么,老师你跟师母她们说了要长期出差这件事了吗?”

    易哲脸色瞬间苍白。

    ……

    漆黑的界外间隙内。

    两头巨大无比的影子缓缓漂浮着。

    鸽.派的是天帷巨兽。

    鹰派的,就是,赤龙神帝与无限龙神。

    与庄天成偶然救下了阿拉德大陆而顺手得到天帷巨兽帮助不一样,鹰派的那个男人,是看上觉得适合作为漂游的基地后,强行用实力套上的锁链。

    一身长衣,都是白色的基调,平平无奇的男人坐在座椅上。

    “大坟墓……?”

    他缓缓低语。

    “哼,原本是根本不想看到你那张脸的。”

    他站了起来。

    “要出去么?那还真是难得啊。”

    清澈又空灵的声音,但却带着一丁点的,女人不该有的桀骜。

    “我离开后,鹰派暂时交给你管理。”李春友淡漠的说。

    “哦?做什么都可以么?”靠在墙边的女人挑挑眉头。

    “随你喜欢。”

    “真不愧是实行穿越者放纵主义的旧日支配者啊。”那女人缓缓一笑,“那即便我大规模向他们开战,也没问题了?”

    “只要你能灭了他们,无所谓。”

    “有点困难呢,如果,原本没有那个家伙的话。”

    “你是指庄天成?”

    “旧日支配者固然强大,但说到底也是承了以前那十位支配者中两位的情才有今天吧?”女人丝毫不遮掩的说。

    李春友冷哼一声。

    “那你指的谁?”

    “如今,已到日落时分……”女人却没有回答他,而是轻轻的说,“缓缓落下却唯一照亮世界的,不应该是过时了的旧日,而是暮日。”

    “唯一一个我认为能与我并驾齐驱的家伙,那棘手的家伙叫易哲……啊~真希望能帮他关进我的地下室里,好好的在那身经百战的躯体上用尽我最新式的方案啊。”女人脸色微红,捂着脸急促的说。

    李春友从头到尾都没有正视过她一眼,在这有点闹剧的对话后。

    “无聊。”

    他冰冷的说完后,消失在了原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aoshuo333.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